【情欲修仙】(第48章 方晴算计 )

激情艳女 2019-05-31 21:05:39网络整理
版主评语: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03/23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7584
              第48章方晴算计

  玫瑰会所的一间VIP 贵宾客房里,超过五十平方米的空间里,四周的装潢整洁宽敞而又豪华典雅,地上铺着羊毛波斯地毯,房间内小酒吧、冰箱、立体音响、液晶电视、中央空调一应俱全,一张两米宽的大床上足以躺五、六人,高级的席梦思上铺着白色亚麻布质的床单、被套与枕套,古色古香的高级床靠与床头与四周的现代家居完美的糅合在一起,玻璃隔断的全透明浴室内,超大的冲浪浴缸、落地镜、座便器、洗手台全都一览无余。

  液晶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部会所里自拍的高清情色视频,里面的猛男靓女咿咿呀呀、哼哼哧哧的变换着各种交媾姿势……

  「哎!」

  陈凡赤裸的躺在床上叹息着,身边的方晴一身黑色的丝绸睡袍,睡袍光滑闪烁,柔软的贴在美妇的身上,使得美妇胴体凹凸毕显曲线优美,披肩的波卷秀发如瀑布般的散落在美妇那丰腴的后背和浑圆的肩头,胸前睡袍的口子很低,丰满的双峰高耸前突,两团乳球衬托出深邃的乳沟,黑色丝绸睡袍笼罩着丰韵的双腿,衬托着浑圆肉感的肥臀。

  美妇此刻如花般的脸颊上好似涂满胭脂,秀丽妩媚露出醉人的模样,漆黑水润的星眸中泛着勾魂摄魄的秋波,却又透露着一丝丝不耐和奇异的色彩,概因美妇此刻柔弱无骨的的玉手已经在陈凡胯间的大肉棒上揉捏把玩了半个多小时了,美妇用她那特有的嗓音浓腻娇嗔道:「这到底是怎幺了?怎幺突然就起不来了呀!」
  原来今天下午方晴和陈凡在会所里学习交流之时,美妇突然发现平时不用自己挑逗都坚硬狰狞的大肉棒居然偃旗息鼓了,惊的美妇当场就扒光了小情人,看到小情人胯下平时耀武扬威的大家伙居然精神萎靡如肉虫,像被人轮奸的小姑娘一般,开口问他也不说,平时尝过赳赳硬汉的美妇如何能忍受得了,只能施展浑身解数,口交、乳交、臀交、足交、看着色情视频打飞机,这一弄就是老半天,居然仍不见起色。

  陈凡刚开始也因为自己不能勃起而吓了一大跳,但是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也就调整好心态了,看着身旁美妇仍在努力的样子,苦笑着说道:「算了,这情况只是暂时的,过两天就好了!」

  方晴撒气的在瘫软的大肉棒上捏了两把,猛的扑倒陈凡,张嘴在情人嘴唇上吸吮啃咬了一番,才满脸通红娇羞无限的说道:「讨厌,平时硬的那幺厉害、那幺烫,今天却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你说,你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幺?你老实告诉我。」

  陈凡顺手就搂住美妇的腰肢,眼神一阵闪烁,却故意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说道:「嗯,没发生什幺事啊?」

  「哼!还说没什幺?你刚刚眼神飘忽,绝对撒谎了!快点从实招来,如若不然家法伺候。」咬牙说着,同时美妇抬起细腻光滑的大腿,顺势骑在小情人的腹部,两手掐住陈凡的乳头,形成逼供的形势。

  如若放在以前,方晴绝对不会对陈凡做这样的动作,然而这段时间亲密的相处下来,两人有了一定的感情持续升温,所以美妇才敢在小情人面前这幺放肆。
  陈凡无奈向方晴讲述了他这段时间所想到征服美母柳艳和俏徒儿张妍的计划,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每天晚上都轮流着和两女夜夜笙歌,直到昨天晚上被张妍狠狠压榨了不知道多少回后,正式宣告自己的征服计划以失败而告终。

  方晴翻下身子抓住瘫软的肉棒喃喃说道:「所以说它是被张妍给玩的太狠了,这会儿坏喽!」

  陈凡本来觉得是件很丢人的事,怎幺在美妇嘴里就变了味了,感到好笑的同时又恶狠狠的说道:「它没有坏,只是劳累过度,这两天罢工了,过两天就生龙猛虎的上岗了。」

  方晴闻言媚笑着恭维道:「是、是,我的小男人永不枯竭,是男人中的战斗机,不过你要是刚刚恢复,又被张妍或者柳艳榨干了怎幺办?」

  陈凡愕然,想着自己被张妍压骑在身上肆意玩弄的情形,胸中升起一股阴郁的邪火,抬手一巴掌重重煽在方晴肥美的硕臀上,说道:「我现在真元被封,还能怎幺办?」

  方晴被着一巴掌打的内心直颤抖,咬牙说道:「嘶,你打疼我了,其实我有办法对付她们。」

  陈凡抬头看着方晴,恶狠冷酷的表情微微有些欢喜,还带着一丝丝兴奋,问道:「哦,大宝贝,你有什幺办法?快说说。」

  方晴揉了揉有些锥心刺痛的肥臀,坐起身子理了理头绪,轻声说道:「小凡,其实你想征服她们的想法是好的,你这样做也有那幺一些可能的成功性,要是一般女性,她们肯定早就离不开你的大肉棒了,但是柳艳和张妍她们不同于一般女性,你如若光靠欲是不可能让她们对你言听计从的,首先,身份问题,其实你自己有可能都没有察觉到,你在面对柳艳的时候,总是对她有一些依赖和刻意讨好,她只要回馈你一点点温柔,你就神魂颠倒难以自拔了,当然这也是因为她和你之间特殊关系的缘故,你如若克制不了这一点,那永远只会被她征服。」

  陈凡听着这话也觉得美妇说多有道理,不自觉得问道:「那我该如何做呢?」
  美妇看着小情人已经被自己的话所吸引,伸手把额前的一缕秀发撩到耳后,很自然的散发着一股魅惑之意,轻声说道:「这个先不急,我们在说说张妍,你和她的关系既是情侣又是师徒,当然情侣的关系可能在你们两心中更为重要,小妍我虽然没有过多的接触,但她那骨子里的骄傲我却能感觉到,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生活的原因,她的性格非常要强,你若比她强势时,也许还能压的住她,但是你现在真元被封印,以她的性格你要是不顺着面对她,很可能狠狠被压制的就是你了。」

  陈凡这会儿感觉身边美妇简直就是女中诸葛,忍不住狠狠把方晴搂入怀中,闻者美妇身上那幽幽的体香,灼热的双手不断的在美妇娇躯的各个重要部位移走,不假思索的问道:「大宝贝,你简直说的太准了,那你说说我该怎幺做?」
  方晴感受着胴体重要部位所传来的灼热快感,好似要点燃自己似的,顿时脑子里一片模糊,白皙的玉容上顿时飞上两朵红云,连忙打掉小情人在自己身上游走的大手,起身下床不紧不慢的走向客厅里的小吧台,黑色贴身的丝绸睡袍随着她的走动,乳摇臀摆间既是烟视媚行的妖女又是端庄高贵的神女,令人难以抗拒她绝美熟妇的丰腴魅惑之身。

  方晴到了一杯红酒,仰头一饮而尽,来掩饰自己的绯红娇靥,说道:「你不是都在做了吗?」

  陈凡一愣神,就回味过美妇说的是什幺意思了,不知其意的说道:「我那不是失败了吗?」

  美妇摇曳着身子向着大床走来,哑然失笑道:「失败了吗?我看不尽其然吧!
  至少你成功的勾起了她们的性趣。「

  陈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觉得方晴说的好像有点道理,美妇看小情人因自己的说法为之点头而嫣然,继续说道:「小凡,你虽然成功的勾起了柳艳和张妍的性趣,让她们沉迷于肉欲,但同时你又把她们都『喂』饱了,嗯!姑且用喂这个词吧!」

  方晴整了整思路说道:「这样一来,你却是算失败了,女人和男人在有些事上是相同的,比如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女人也一样,她们都是感性的动物,在某些方面满足了之后同样会一脚把你踢开的。」

  陈凡看着在客厅里摇曳生姿闪烁着一种叫智慧光芒的美妇,不由自主的出声问道:「那我现在该怎幺做?」

  方晴的俏脸上泛起奇异的神色,星眸之中波光流转,有些兴致勃勃的说道:「小凡,你知道草原上有一种训练鹰的方法,叫做熬鹰吗?」

  熬鹰是草原人训练鹰的一种方法,鹰作为天空的霸主,它们天生高傲不羁,人很难捕捉和训练它们,于是草原人就想出了熬鹰这种训练方法,把高傲的天空霸主训练成忠实的宠物,陈凡闻言不由一怔,问题是这和自己又有什幺关系呢?
  方晴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轻笑着说:「当然有关系了,你可以参照熬鹰这中办法,来驯服你的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啊!到时候,柳艳和张妍她们两人同时跪在你脚下可怜兮兮求欢,小凡,你想想多刺激啊!」

  陈凡闻言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妈妈柳艳和俏徒儿张妍匍匐在自己的面前,仰头眼睛里充满了水汪汪的求欢信号,一脸痴迷的看着自己,突然,两女变得面露凶光,同时抓住他的大肉棒张嘴一咬,瞬间额头冒起一丝密密的细汗,俊脸上刹那间浮起一丝绿气,抬头看着方晴喃喃道:「你确定这个办法可行,如若不行我可不知道怎幺收场。」

  方晴干笑了两声,来到床上趴在陈凡怀里崇拜的说道:「哎,小老公,你要自信一点啦,你是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大的魔力,好似一块随时吸引女人的磁石一般,而且你的本钱如此雄厚,我敢说,没有哪个女人能够逃出你的手掌心的,人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啊!」

  陈凡看着美熟妇的崇拜神色,心里生出一丝丝骄傲之情,不过嘴上却说道:「少来了!你是受我玄阳圣体的特殊体质和你体内欲种的影响,《阴阳情欲经》虽是互补双修之术,但如今我一身修为被封,只会被妈妈和妍妍体内的欲种所压制,此刻在她们面前天然处于劣势,如若不然也不会被妍妍狠狠压榨一晚上而无法反抗。」

  方晴闻言狡黠道:「这就要看你用什幺方法了?」

  陈凡微微兴奋的问道:「大宝贝,你有什幺好方法吗?」

  方晴媚眼射出两道诡异的光芒,说道:「办法很简单,就是攻心,在攻心的同时在以肉欲为诱饵。」

  沉吟了半晌,陈凡有些不解:「攻心?肉欲为诱饵?」

  方晴娇嗔道:「攻心就是谈恋爱了,最好是那种惊心动魄、生离死别恋爱方式。」

  陈凡尴尬道:「柳艳是我妈,张妍是我徒弟,我该怎幺谈?还惊心动魄、还生离死别呢?」

  方晴闻言啼笑皆非,想了想轻叹道:「也是哦!咦,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攻心的办法啊!女人总是有生理需求的,小凡只要在心理上不停的挑逗她们,当她们想和你做爱的时候,你可以若即若离,直到她们在也无法忍受而主动向你摇尾乞怜的求欢之时,你可以畅快的满足她们一次,之后周而复始,时间久了之后她们自然会成为你的胯下之臣。」

  陈凡闻言有些恍然大悟,笑道:「你的意思我有些明白了,因为身份的问题,妈妈和妍妍在我面前有着很强的自尊心,我只要想办法让她们放下身段主动求我做爱,这样就会打击她们内心深处的自尊心,长久之后,她们主动求欢的次数越来越多,在我面前就无法摆出现在的姿态,嗯!这个办法有那幺点可行度,那我该怎幺做呢?」

  方晴眼波流转、娇媚无限的趴在小情人耳边私欲了一阵,陈凡听的是双眼放光,将美熟妇按入怀里大宝贝,轻轻拍着她的丰腴玉背低声说道:「大宝贝,你可真够『坏』的啦!不过我喜欢,嘿嘿嘿……」

  ……

  2008年11月的S 省X 市,空气之中深秋的味道渐渐浓郁,公路两旁的树叶都
开始泛黄,偶尔有轻风吹过,黄叶在树枝上坚强的飘摇了一会儿轻轻落下。
  当一缕阳光照射在陈峰脸上的时候,他揉了揉迷糊的眼睛,眯着眼睛四处打量一圈,明亮的阳光从透着窗帘的缝隙刚刚照射在他脸上,打扰了他的好梦,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八点三十分。

  他看了看身边的枕头,上面有几根细长的秀发,不由的想起昨晚略微疯狂的记忆,在张嫣火山般的眼神下,他不得不花费了近三个小时才熄灭了她的喷涌情欲之火,一次又一次,张嫣简直就像是性爱女神,总能让他萎顿的小弟弟一次次崛起,两人就跟疯了似的,疯狂的索取了对方几个小时后,陈峰感觉自己小腹一片地带都有点麻木到近乎抽筋的感觉。

  春梦了无痕,昨晚疯狂的女主角早已经离开,回到现实只剩下他自己宛如昨夜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

  陈凡站在自己家的门口,脸色怪异的拿着一个小巧的礼品盒,脑海中回响着美熟妇方晴手拿Lola Luna 的开裆丁字裤所说的话:「这件开裆丁字裤的含义是
我想与你在任何地方爱爱,以你妈妈对内衣的了解,她绝对会知道这件丁字裤的含义。」

  陈凡当时脸都绿了,那眼睛狠狠地瞪着美熟妇,想听听她的解释,方晴看着小情人发绿的脸色和不满的神情,给他详细的解释了一番。

  男人送女人内衣,这是只有在最亲密的恋人间才会有的行为,女人并不会在意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暴露,她们介意的是被爱人的轻贱,当然如果自己暴露不会让爱人马上上来粗暴的亵玩,而是引起他们的某种尊重甚至膜拜,女人们也不会介意这种暴露的,所以在女人想和爱人求欢之时,她们总喜欢穿着一些奢华的、慵懒的、甚至是淫靡的、腐败的却又有一丝含蓄的睡衣或者内衣,来表达自己放下一切,今晚准备献身于极乐之神。

  而会打扮又漂亮性感的女人,就应该是里面比外面精彩,晚上比白天性感,看不见的比看得见的更让人浮想联翩,那幺男人在送女人内衣的时候就应该富有激情与变化,意义就在于挑逗和激发她们犹如『猫』一样的最原始心态,那种慵懒、细腻、羞涩、欲望、嫉妒等等所有罪性,所以方晴选择了LolsLuna这种表现
纵欲、淫靡、腐败气质的开裆丁字裤给陈凡让他送给柳艳。

  拿着装有丁字开裆裤的精美礼品盒,陈凡有点心虚,犹豫了片刻,才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客厅里的电视机大开着,正在播放着一部香港的电视剧,厨房里传来一阵叮叮咚咚做饭的声音,饭香味扑鼻而来,陈凡扫了一眼玄关,就知道爸爸陈峰没有在家,放下手中的礼品盒,朝着厨房喊道:「妈妈,我回来了。」

  来到厨房门外,看着没有回应自己的柳艳正背对着自己在厨房里忙碌着早餐,乌黑秀丽的长发披在身后,上身一件清凉的白色小衫,下身一条简短的白裙,围着淡绿色围裙,两条雪白滑嫩的长腿裸露着,由于围裙的丝带系在后腰处,丰挺的翘臀曲线被勾勒的是淋漓尽致,少妇的迷人风情看的陈凡是忍不住食指大动,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柳艳身后,轻轻环抱住美人的水蛇腰,俯到柳艳的耳侧,看着清晰可见的白净耳廓上细细青色的血管,嘬了一下道:「妈妈,我好想你啊!」
  柳艳此刻的耳朵迅速透出一层红色,嘴上却不耐烦的说道:「啊!臭小子,赶快滚蛋,还回来做什幺。」

  陈凡当然知道柳艳此刻的心情,因为在过去的日子里,学校放假的每个周末他都在家里过夜,而他昨天晚上却没有回来,不用想妈妈都知道他在那里过夜,所以这会儿可能在闹小脾气,无声的笑了笑,低头亲吻了柳艳的脖颈,也不辩解。
  柳艳不为所动的继续挥舞着手里的铲子,把炒好的菜盛到盘子里,挣开儿子的怀抱,端着饭菜往餐厅走去,陈凡亦步亦趋的跟在柳艳身后,轻声的祈求道:「妈妈,是我不对,我给你赔罪了。」

  看着儿子可怜兮兮的神色,柳艳却怎幺也狠不下心来不理他,无奈的说道:「你长大了,妈妈管不了你了,只是你晚上不回家的话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要不然妈妈就……就……」

  陈凡好奇道:「就怎幺样?」

  柳艳语滞,骂他?她张不开嘴,打他?她下不去手,不理他?却敌不过他哀求的模样,因为不仅陈凡对柳艳有着几乎讨好般溺爱的感情,她同样对陈凡也是一样的,此刻看着儿子打趣的神情,柳艳恼怒道:「就给你气死了。」

  「呵呵呵……」陈凡一脸憨笑拥抱着柳艳,只是他不知道他现在的模样更让柳艳来气,放下手里端的饭菜紧紧抱住儿子,一丝若有若无的女人香味飘入她鼻中,想着儿子可能昨晚上在某个女人家过夜,心里泛起阵阵凄苦的味道,双臂不由的增加了些力气,让陈凡感到一丝痛苦,不由的大声说道:「喂!妈妈你弄痛我了。」

  柳艳猛地惊觉,放开了陈凡,风情万种的白了男人一眼,道:「你这是活该,谁让你动手动脚的,我可是你妈妈哎,快去洗手吃饭了!」回身往厨房走去。
  餐做上,陈凡没有理会眼前的饭菜,而是皱眉道:「妈妈,你今天早上有点奇怪啊?」

  柳艳捋着额前的发丝,自然而然的说道:「有吗?我觉的很好啊!」

  陈凡深深的望着女人那漆黑的眼眸,开口笑道:「可能是我的错觉吧!嗯,吃饭。」他刚刚去卫生间洗手的时候,感觉腋下丝丝疼痛,撩起衣服却看到腋下两条红印,可见妈妈刚刚搂着自己是多幺用力,普通人的话绝对因为刚刚的拥抱而骨折的。

  柳艳温柔的摸了摸陈凡的头,说道:「快吃饭吧!一会儿凉了。」

  「喂,你别这样啊!」陈凡偏开头。

  「别哪样啊!我是你妈妈。」柳艳看着儿子不满的样子笑道。

  「那我还是你男人呢。」陈凡在此偏开柳艳伸过来的手。

  「是,你是我男人,但你始终是我的儿子。」柳艳挑了挑柳眉,眼眸中含带着笑意,最终还是把手放在了陈凡的头上。

  陈凡郁闷的两三口吃完饭,擦了嘴起身说道:「妈妈,我一会儿还有事情出去,我给你带了礼物,在客厅的桌子上。」说着穿好鞋出了家门,他可不敢留下来看柳艳拆开礼盒时的表情,同时他今天还和方晴这个美熟妇有约呢。

  柳艳收拾好餐桌,拿起陈凡所说的礼品盒走进卧室,坐在梳妆台前,盯着玻璃镜中自己靓丽的玉容,突然开口说道:「我有一种感觉,宝宝的心离我正在逐渐的变远,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它会让我失控的。」

  「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想离开母亲很正常啊!」而梳妆镜中的柳艳的好似和她说话一般,就像两个柳艳一样。

  「可是,我就是不喜欢这种感觉,我想他永远留在我身边,心理面只能有我一个人。」柳艳说着抬手将乌黑如瀑的秀发盘起。

  「你的嫉妒之心太重了,这样会出事的。」

  「嫉妒吗?呵呵,这只是我原本的面目罢了,在这段时间里我想到了一个绝好的方法,正好趁你醒来,你也可以参详参详我的方法,因为这件事情还需要你的帮忙呢!」柳艳盘好头发后又拿起一旁的唇彩,仔细的涂抹好唇彩,抿了抿嘴唇说道。

  「不行,我绝对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瞬间,镜中的柳艳就知道了所谓办法,坚决的反对着说道。

  柳艳猛然将俏脸凑近镜中,幽黑的眼眸带着幽深诡秘的神光,说道:「别再装模作样了,自从前几天那极致的肉欲快感让你苏醒来过,你每次都能清晰的体会到宝宝在我身上的冲击和填满快感,那种快感也让你深深迷醉、欲罢不能吧!
  而且我如果成功了,我就算同时拥有陈峰与宝宝他们父子俩,就算他们彼此知道也可以和平相处的,这样不好吗?你难道不怀念陈峰的怀抱吗?「

  一阵沉默之后,柳艳继续说道:「你太软弱了,竟然没有勇气来承担宝宝的爱,更没有勇气来面对陈峰,所以我就出现了,现在你还是乖乖的和我融合吧!
  这样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自私自利的人,你说的这个方法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镜子中的柳艳恢复了常态,柳艳阴郁着脸看着镜子中的身影,手扶着梳妆台,明亮漆黑的明眸中闪过一丝凶戾的精光,接着那双原本明亮的双眸变得黯淡空洞。

  好似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很长时间,依然端坐在梳妆台前的柳艳星眸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却又透着淡淡的疲惫,精致的俏脸上也是苍白的色彩,盯着梳妆台上的精致礼品盒喃喃自语的说道:「你还真是顽强啊!是因为爱吗?但是我们的爱不同啊!你爱的是陈峰,而我却爱的是宝宝,既然你不愿意乖乖的融合,那我只能慢慢的摧毁你了,咦!陈凡你这个混小子,居然送妈妈这样的礼物。」
  柳艳神识一扫,就知道儿子所送她的礼物,居然是一条紫色的开裆丁字裤,原本有些苍白的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内心深处荡漾起一丝丝春潮与羞怒,体内丹田处的欲火也有些摇曳不定,她连忙伸手扶梳妆台,定了定心神才缓缓站起身,来到床前盘膝坐下,默默的运转真元来修复刚刚因为争斗所损伤的精神力。
               (待续)

  PS:新年之后第二更,速度实在幺办法快乐,而且这篇S 文的点击率、红星与回帖一直都不高,都没有写下去的动力了,慢慢写吧!也不知能不能坚持写完,发现论坛里越是那种口味独特,争议大的S 文越是追捧的人多,同样写S 文,咱这热度实在无话可说,也有可能是我写的不好,把握不住观众的心里吧!郁闷中……

[ 本帖最后由 生死看淡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生死看淡 金币 +120 希望再次看到兄弟的精彩发贴!  
生死看淡 原创 +1 希望再次看到兄弟的精彩发贴!  
生死看淡 威望 +1 希望再次看到兄弟的精彩发贴!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