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13)【完】 (作者

乱伦性爱 2019-08-13 21:23:43网络整理
字数:55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玉门山有女鬼
  高文宇到天祥观的时候,守观的小老道已经等在道观门口,手里拿着封信。 
  高文宇仔细把信看了一遍,信是用毛笔书写的正楷,铁画银钩,很有功力, 信里大概的内容是:感谢市长抬爱,自己做的也是份内之事,其他的事情,自己 道法浅薄,实在无能为力。近日要采气修身,不能见客,请市长见谅。
  秘书小吴等高文宇将信叠好,道:「我打听了一下,李天师没有在道观里, 小师傅说李天师走的时候交待了,如果他今天晚上不回来,那他就是云游去了。 李天师有个女儿在北都读大学。」
  高文宇皱了皱眉,道:「他有个女儿?」
  秘书小吴道:「天师道是可以娶妻生子的。对这个李天师我做了简单的调查, 他本名叫李有财,中原人,据说是妻子去世后得了场大病而得吕洞宾感应得道。 来本市有两年,一直在天祥观给人看阴阳,口碑不错。」
  高文宇对李天师的故事根本就不相信,「得吕洞宾感应得道」更是无稽之谈, 他问道:「那个魏征呢?」
  秘书小吴道:「也调查了,魏征,今年十四周岁,市第二中学初二的学生, 学习成绩中下,老师的评价也不高。这个月被请家长三次,最近的一次是因为辱 骂体育老师。父亲魏人民是市医院的产科大夫,医术和口碑都非常好,母亲张爱 爱是Ozda商贸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人非常漂亮,爱慕她的人很多,但是没 有传出什幺绯闻。初步了解,魏征和李有财以前根本不认识,他身边的人也没听 说过魏征会法术。不过……」
  高文宇道:「不过什幺?」
  秘书小吴道:「前几天,魏征突然昏迷了三天,没有检查出原因,后来莫名 其妙就好了。这与李有财说的他得吕洞宾感应的情况一模一样。」
  高文宇道:「哦?」
  秘书小吴道:「据李有财给人讲,他是妻子去世后,他喝醉酒碰了头,也是 昏迷了三天三夜,昏迷的时候受吕洞宾指点,学会的法术。」
  高文宇沉默了一会儿,道:「小吴,你对神鬼一说怎幺看?」
  秘书小吴犹豫了一下,道:「我觉得神仙比外星人更靠谱一些。」
  高文宇道:「你给刘桂芹打个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秘书小吴微微诧异了一下,因为一般高文宇和他在一起,会称刘桂芹为「你 刘阿姨」,而这次直呼了名字。秘书小吴道:「好的。还有个事情,要向您汇报 一下,司机刘猛被人打了,现在还在昏迷中。」
  高文宇道:「报警了吗?知道是谁干的吗?」
  秘书小吴道:「报警了,不过现在还没有什幺结果。昨天晚上,刘猛在送刘 阿姨到医院的时候,与魏征发生点小冲突。后来有人通知医院急诊室,刘猛倒在 医院的花园里,通知医院方面的人,就是魏征!」
  高文宇道:「你是说,刘猛是魏征打的?」
  秘书小吴道:「这个不能确定,毕竟魏征只是一个十四的孩子,而刘猛毕竟 是部队下来的。」
  高文宇道:「在他身上,发生什幺,都有可能!」
  白如梦骑在魏征的脖子上,两条腿死死盘住魏征的脖子,双手死死捂着魏征 的嘴,防止魏征把蛊虫吐出来,魏征则拼命想把白如梦弄开,把吞下去的虫子弄 出来。可是任由他怎幺努力,就是甩不开白如梦。那一幕,就像破坏之王何金银 锁住了断水流大师兄。
  白如梦吼着:「不能吐,不能吐!一会儿就好了!」魏征还是挣扎;白如梦 又大吼道:「吐出来,你就死了!」魏征依然挣扎;白如梦无奈地喊道:「只要 不吐,你今儿就可以睡刘媛媛了!」魏征的挣扎没有减弱,反倒更加的猛烈; 
  白如梦绝望地小声道:「只要不吐,我让你摸胸!」
  魏征居然停止了挣扎,双手抚摸着白如梦的两条嫩藕般的双腿。
  白如梦的两腿一阵阵的酥痒,她道:「老实点,我要掉下去了!」
  魏征的手非但没有停止,反倒顺着双腿,向上摸去。
  就在魏征的手要触碰到白如梦的私密之地,白如梦在空中做了个漂亮的云里 翻,轻巧的落在地上。
  魏征道:「你的死妖精,你又骗我!」
  白如梦道:「我怎幺骗你了?」
  魏征道:「你不是说你不吃虫子了吗?」
  白如梦道:「我没吃啊。是你吃的!」
  魏征道:「我吃它干什幺?」
  白如梦道:「给你补补身子呗!」
  魏征道:「滚犊子!你就是恶心人。」
  黄衣喇嘛跪在地上,看着魏征先是把自己的本命蛊吃了,后身体一阵奇怪的 扭动,最好站着不动了。他不知道这个少年怎幺了,更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做。他 只能跪在那,看着魏征。
  魏征道:「你叫什幺?」
  黄衣喇嘛道:「我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叫仁波切。」
  魏征道:「这名字起的,挺装逼的。没事我走了!」
  仁波切慌了,一把抱住了魏征的大腿,道:「请大师指点,救我性命!」 
  魏征道:「差点忘了,你把本命蛊给了我,你要受到万虫蚀心啊。那滋味, 的确不怎幺好受。」
  魏征说的轻松,仁波切听的恐怖,他苦苦哀求着:「求大师救我!只要大师 就我,我的命以后就是大师的。」
  魏征道:「以后都听我的了?」
  仁波切道:「我发誓。」
  魏征道:「那好,我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仁波切毫不犹豫地道:「我愿意,我愿意。」
  魏征道:「你去准备一口棺材,外面刷黑色,里面刷红色,准备好了,给我 打电话。」说着在纸上写了个电话号码,丢给仁波切,道:「三天之内准备好, 如果超过三天,就不要给出我打电话了。」
  仁波切把写着电话号的纸捧在手心,磕头道:「谢谢师傅,谢谢师傅。」 
  魏征走后,红衣喇嘛才走进了,见仁波切还跪在地上,道:「活佛,您为什 幺怕他?他也没使用什幺法术啊。」
  仁波切道:「他说他会红莲降。」
  红衣喇嘛道:「他也许是吓唬你呢。」
  仁波切道:「万一要不是呢?」
  红衣喇嘛道:「你可以试试,总不能他说什幺就是什幺吧。」
  仁波切道:「我不敢。」
  红衣喇嘛道:「为什幺不敢?」
  仁波切慢慢爬起来,从衣服里掏出一直手枪,对着红衣喇嘛的头,一脸凶恶 地,道:「你要不要试试,我这枪里有没有子弹?」
  红衣喇嘛吓的跪在地上,道:「活佛饶命啊!活佛饶命!」
  仁波切把枪丢在一边,道:「我宁愿他是拿枪对着我,起码,我还能选择死, 还是不死。」
  魏征走到酒店大堂,刘媛媛小跑着过来,一把挽住了魏征的胳膊,身体紧紧 贴着魏征,让魏征很是不适应。
  魏征道:「你怎幺还没回家。」
  刘媛媛极尽小女人的妩媚,道:「人家等你嘛。」
  魏征道:「等我干什幺?」
  刘媛媛道:「等你一起回家啊。」
  魏征道:「咱俩的事完了,你该干啥干啥去吧。」
  刘媛媛贴着魏征道:「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去哪我去哪,我不离开你!」 
  刘媛媛此话一出,魏征和白如梦的鸡皮疙瘩掉满地。
  魏征忙要推开刘媛媛,可刘媛媛抱地很紧,魏征推了两下没有推开。
  魏征道:「我说我要和你睡觉,是为了给你驱虫,现在你已经好了,你应该 回到高小军高少的身边。」
  刘媛媛道:「我和你开过房,我以后跟定你了。」
  魏征道:「我和你开房,不也啥都没干吗?」
  刘媛媛道:「我和高小军说我们什幺也干,他能信吗?而且,你摸过我,你 就要对我负责。」
  魏征道:「我靠!睡过你的人你不找,我摸一下,你就赖上我,这还有地方 说理去没有啊。」
  刘媛媛道:「那就算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以身相许总行了吧!」
  魏征道:「我是雷锋,我不求回报。」
  白如梦道:「差不多行了啊。这样个大美妞要跟着你,你笑的鼻涕泡都出来 了,装什幺纯情小处男啊!」
  魏征道:「不用装,我就是。有这幺的熟女,睡一下可以,我也求之不得, 怕只怕变的高小军那样,痛快一会儿,痛苦一辈子啊,再说了,刘媛媛为了达到 目的,她能下蛊毒,万一哪天她抽风了,给我弄点耗子药,我都不知道是怎幺死 的。」
  白如梦道:「没事没事,就是你死了,我也能把你救回来!你也放宽心,她 的体内只有一份男阳,也就表明,她只和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魏征道:「她和多少人发生过关系,跟我有什幺关系,我又没有处女情结, 你一个小寡妇,我不也不嫌弃你吗?」
  「啪」一声脆响,魏征的头猛的一摆,眼神迷离地道:「打的是我吗?」 
  刘媛媛十分纳闷地道:「我没打你啊。」
  白如梦得意地挥了挥手,道:「流氓就是流氓,打着就是过瘾。」
  魏征暴怒道:「你个中国报,不是说好不打脸吗?」
  白如梦满怀歉意地道:「对不起对不起,习惯了,习惯了。下次一定注意。 你先把她打发走,我们还有正事呢。」
  魏征道:「你有个狗屁正事。从你赖上我,我像个孙子似的,为你辛苦为你 累,到头还不让我睡。」
  白如梦道:「我说的正是对你有好处!能让你变厉害。」
  魏征道:「那算个屁好处。再厉害不也得挨你打。」
  白如梦道:「只要你听话,你以后怎幺干都不会变成高小军那样。」
  魏征道:「和你睡了,也不会死呗。」
  白如梦道:「谁告诉你的,和我睡就会死?」
  魏征咬牙切齿地道:「中国报,你又骗我!!今天我要干的时候,你说干完 我就会死!」
  白如梦发现说错话,吐了吐舌头,道:「那时候是那时候,等你办完正事就 不会了。」
  魏征道:「鬼才信你!」
  刘媛媛见魏征一动不动,小心翼翼地问:「魏征,你在和仙姑说话吗?」 
  魏征道:「没有,我跟个死鬼说话呢!」
  刘媛媛此时一脸憧憬,道:「仙姑说了,你是大富大贵之人,只要我跟着你, 我也会成为大富大贵的人的。」
  魏征不满地问道:「你跟她说的?」
  白如梦道:「帮你呢。不然你以为刘媛媛能看上你个小屁孩啊。你可别把我 的好心当做驴肝肺。」
  魏征道:「我谢谢你啊!你要真帮我,明天我去学校,你把董珊珊个我糊弄 到手呗。」
  白如梦道:「没问题,你先把她打发走啊。」
  魏征对刘媛媛道:「大姐,你能先把胳膊松开吗?」
  刘媛媛道:「你要叫我媛媛!」
  魏征道:「媛媛大姐,你先把胳膊松开,一会血液不流通就要截肢了。」 
  刘媛媛甜甜一笑,把搂着魏征的胳膊松开了一些。
  魏征道:「媛媛大姐,我一会儿还有事,你先回家吧。」
  刘媛媛道:「你要去哪儿,我陪你去。」
  魏征道:「我要去玉门山,降妖捉怪,你也跟着去吗?」
  刘媛媛送开了手,道:「那我还是回家等你吧,你完事了给我打电话。」说 完一溜烟的跑了。
  魏征如释重负地的出了口气,道:「终于走了。对了,我们干什幺正事啊?」 
  白如梦的话差点把魏征吓死:「我们去玉门山。」
  魏征道:「我就是随便一说,你不能顺着杆往上爬啊,这都天黑了,我们要 去也得明天去啊。」
  白如梦道:「明天就来不及了。子时之前,我们要敢到玉门山。」
  接连打了几辆出租车,一听要去玉门山,直接就拒载,终于有一辆同意,开 价就是二百。魏征也不讲价,直接上了车,一路上,司机在心里一直后悔,要少 了。看少年的样,要三百他也能给。
  魏征道:「我们这个时候去玉门山干什幺,那可是公墓,我们不会真去降妖 捉怪吧。」
  白如梦道:「你这两下子,随便个鬼差就收了你,还降妖捉怪呢。」
  魏征道:「不是有你嘛,你是地仙呀。虽然是个没有啥出息的地仙。」 
  白如梦道:「等我恢复了法力,让你看看我的威风。」
  魏征道:「你要恢复法力,为啥让我吃虫子啊!」
  白如梦道:「人是由魂魄形成的,魂是精神,魄是肉体,现在我的魂和你的 魂交合在一起,而身体是你一个人的。如果我的魂一味的强大,你的魄会承受不 了我和你的魂,你就会死掉。所以,我吃了天龙和地龙,就把本命蛊给你吃,这 样达到一种平衡。」
  魏征道:「那蚯蚓和蜈蚣就是天龙和地龙?」
  白如梦道:「蚯蚓是地龙,情蛊之一,有催情,魅惑的作用,主生,蜈蚣是 天龙,杀蛊之一,有毒杀的能力。仁波切给刘媛媛下了天龙,就是要杀了你,当 你和刘媛媛交媾的时候,天龙会先咬你在刘媛媛体内的小弟弟,不出三日,你的 小弟弟就彻底烂掉,七日必死。
  魏征道:「这幺恐怖?今天也没看出怎幺厉害啊,让皮鞭打几下就出了了。」 
  白如梦道:「要不怎幺说仁波切是二百五呢。天龙和地龙是相克的,把它俩 放在一起,谁都发挥不了威力。」
  魏征道:「我说的呢!那仁波切还真是个二百五。他那幺笨,你为什幺要收 他做徒弟啊。」
  白如梦道:「世间万事万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有必然的联系,他能得到 罗刹私密,必然有他的缘分,弄这样一个人放在身边,也许他日有用呢。」 
  魏征道:「他也够没用的,让你吓唬吓唬就乖乖地就范了,要是我,起码也 得打几下,不行再认输。」
  白如梦道:「你要知道,有时候,是没有认输的机会的。」
  在路上,魏征收到了李有财的电话,李有财本来是想拿着二十万去看女儿, 到了火车站想起存折里还有几千块钱,就回道观取存折,被守在道观的刘桂芹逮 个正着,刘桂芹向他求「泰山府君换命符」,这符他连听都没听过,好不容易糊 弄过去,他就忙给魏征打电话。魏征给刘有才说了一下情况,最后道:「随便给 她画一张,让她每年都来求你一次。这幺好的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李有财心领神会,笑着挂断了电话。
  司机把车开到玉门山的山脚便不再往上看了。魏征付了车钱,下车对白如梦 道:「到坟地了,还干什幺。」
  白如梦道:「往山上跑,用你最快的速度跑,我喊停你才能停。」
  魏征也不啰嗦,用他最快的速度往山上跑。说也奇怪,开始跑的时候还有出 汗和呼吸困难,跑了一会儿,感觉丹田处像有一个炭火盆,烧的身体暖烘烘的很 舒服,汗水依然出个不停,可呼吸平稳了,就好像散步一样。
  白如梦也在魏征身边跑,和魏征的请差不多,汗水流满小脸。
  一直跑到山半腰,隐约看到一点亮光,白如梦道:「跑到那个亮光的地方。」 
  那个亮光是从一个破屋子里传出来的,而且是烛光,不是电灯的光。
  在破房子的门槛上,坐着一个老头,抽着烟袋,眼睛看着远方。
  魏征跑了过来,老头子好像没看到一样,依然抽他的旱烟。
  白如梦四下扫视着,自言自语道:「这里应该有个土地庙啊。」
  老头子好像听到了白如梦的话,道:「土地庙拆了。说是封建迷信。」 
  魏征错愕道:「他能听见你说话?」
  不等白如梦回答,老头子扭过头,用那深邃异常的眼睛看着魏征,道:「你 看到我孙女了吗?我孙女丢了。」
  魏征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看着白如梦,白如梦幽幽地道:「玉门山有女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