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的性福往事

强奸凌辱 2019-07-29 15:43:46网络整理

我要讲的故事发生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县城。这里很穷,曾经是伪满洲时期的政治中心;这里最出名的地标有三个,一个是监狱、一个是精神病院,还有一个是建国前的兵工厂。

这三者之间有什幺联系吗?是的,看似毫无相关的三个地方,却是培养黑社会势力的最好温床。

这里的监狱,应该是黑龙江第三大关押重型犯的监狱。监狱里面比外面的社会还要黑暗,别的地方监狱什幺样我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监狱有很多讲究。比如睡觉的位置,监狱里面是一个通长的上下大铺,没有电影里面演的一人一个床,上铺最靠墙的位置要留出来一个2人的位置,给老大睡。然后挨着老大排过来的第二个人叫“二铺架子”占一人半的位置,防止后面的人睡觉时翻身和老大抢地方。老大的下铺住着的2个人叫“使唤”,顾名思义就是给老大端茶倒水,扶老大起夜什幺的。新来的人除了挨揍就是没有床睡觉。

监狱里面大多数关押的是本地及周边罪犯,都是3年以下的多,外地转狱过来的大多是重刑犯,7年以上直到死缓的都有,这样就给本地混混与外界混混制造了很多的交流机会,相互学习探讨专研如何犯罪而不被抓。同时在监狱认识了某某大哥,所以本地混混从监狱出来以后就更加嚣张。

在我的记忆中监狱就发生过两次集体越狱事件。每次都是100人以上集体越狱。而且每次越狱都有或狱警或警察或家属被杀害,这当然是报复!

精神病医院其实没有多少病人,至少住院的没有多少个,那我为什幺还要介绍它呢?因为这里可以证明某人是否有精神问题,有精神病的人,杀了人也没有死刑。所以这里有很多混社会的人都有“精神病”,而且是持证上岗!

后来两个有证的精神病混混碰到一起了,谁都不怕谁,谁也不服谁,于是双方约定好,一人先捅对方一刀,然后换对方再捅,如此这般,直到一方求饶为止,还找了一大堆不知道有没有精神病的人作证,很荣幸,本人位列其中,亲眼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最后2个人都因为失血过多全挂了,多年以后大家提起这事还说:“那两个傻B,一对神经病……”

兵工厂,归首钢所有。原来是专门生产各式枪支的,重火力武器没有,主要是54、64、81、95什幺的,没有什幺技术含量。这里以前有职工近8000人,有很多还是双职工。到了92年,大家都下岗了,最可气的是厂长和秘书携国家拨的工资款跑出国了,近万名职工43个月工资没有了。愤怒的人们在火车道上静坐,导致黑龙江省内北部3条主要铁路干线瘫痪2天。此事后来中央派特别调查组出来协调,最后首钢因此赔给铁路部门损失就3000万。

兵工厂侧地倒闭了,为了生计,工人们就从工厂偷出来各种枪支的零部件组装后卖出去,我们这里出的枪支比起前段时间的“汉阳造”不知要好多少倍,毕竟是兵工厂出来的。价格还便宜,一把54带20响,在九几年只要300块钱。很多外地人开车来我县买枪,枪支严重泛滥,枪击事件每个月都有。就是现在,2009年,到我们那里枪支还可以买到,只是没有那幺泛滥了。

这样的环境,这样优质的土壤,注定这里不会宁静!

第一章北霸天(1)

1995年11月的一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本地最大的流氓头子--北霸天,因车祸医治无效死亡。英年39岁。曾经辉煌一时的北霸天,势力范围触及东三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名能治得小儿夜啼。甚至当时的地方政府都拿他毫无办法。

北霸天,据说当时他手里的枪支弹药,比公安局的还多,手下兄弟更是遍布各个行业。北霸天几乎垄断当时的运输行业,所有铁路装卸和公路运输都要给他交抽红。还有当时山上拉下来的木材,过木材检查站时,他的人说放就得放,他的人说罚就得罚,政府官员在那里,只是一个摆设。

北霸天为了扞卫他的绝对老大地位,铲除异己,曾经制造了四起骇人听闻的枪击事件。最出名的一次是1.20大案,行凶者3人手持微型冲锋枪(当时公安局都没有这种枪),新年的前一天凌晨,闯到被害者家里(被害者也是当时的一个老大,实力与北霸天不相上下,只是没有北霸天狠),扫射,看清楚是扫射,扫射近2分钟,看清楚是2分钟,将被害人全家尽数杀死。后来公安局调查时,对外公布发现墙上弹孔100多个,怕制造恐慌。按照微型冲锋枪每秒钟4发子弹计算,每分钟就是240发,3把枪,2分钟,扣除换弹夹的时间,至少应该是打了1000发以上子弹。事后凶手人间蒸发,到现在还是一个悬案。

相信各位读者应该也知道,在八几年,各地的悬案应该不少吧。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