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陶岚

强奸凌辱 2019-07-29 15:45:28网络整理

陶岚本来有个很幸福的家,丈夫英俊潇洒,对自己体贴入微,结婚一年多来,夫妻恩爱如初。然而,不幸降临得竟那幺突然,半年前的一次事故,使丈夫失去了做男人的“本钱”,也使他们的家庭陷入绝境。陶岚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她发誓即使丈夫永远不能恢复,自己也决不会背叛他,舍他而去。

陶岚是市医院的一名护士,容貌秀美,身材出众,再加上众所周知的家庭不幸,惹得不少男同事想入非非,常常说些“风话”挑逗她。陶岚性情温和,每次遇到这种事,总是微微一笑,既不生气也不上钩,依然守身如玉。

她的矜持和贤淑,更让色狼们心里痒痒,其中和她一起值夜班的曹达、马斌尤其难熬。曹达三十五岁,已婚,体健如牛;马斌二十三岁,未婚,是个小麻脸,又丑又脏。两人每天看着水蜜桃般的陶岚却搞不到手,真是心急如焚。

有道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天终于让他们等到了。

这天,应该陶岚、刘晓慧、曹达、马斌四人值夜班。刘晓慧家中突然有事请了假,只剩下他们三人,曹达、马斌高兴得手舞足蹈,而陶岚浑然不知危险临近。

安顿好病人,他们疲惫地回到休息室。医院外四科夜班休息室只有一大间,中间用两米高的木板隔开,一边是过道,另一边三间小屋:女的在最里面,有门;男的在中间,没有门,只用布帘遮开;最外面是个简易的卫生间。

“陶医生,”曹达说,“今天小慧不在,不如你和我们一起睡吧。”

“别胡说!”陶岚笑着说,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玩笑。

“是啊,姐姐。”马斌说,“一个人不害怕吗?”

“去你的,”陶岚说,“你这小鬼怎幺也学得胡说八道。”

“我哪里小啊?”马斌说,“嘻嘻,好大呢。”

陶岚板起脸,“再胡说我要生气了。”说完走入里屋。

曹达和马斌哈哈大笑,他们知道陶岚脾气最好,不会真生气。看着她一扭一扭的背影,两人的眼睛里放出光彩。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曹达和马斌一点睡意也没有,他们谈兴正浓。

“小马,有女朋友了吗?”曹达问。

“有啊,”马斌说,“可正点了。奶子好大呀。”

“你摸过了?”

“当然,我怎幺会放过她呢。”

“她愿意吗?”

“开始的时候不愿意,后来就啊啊啊得叫个不停。”

“她怎幺叫的?”

“啊……啊……啊”马斌大声模仿着,他们知道,这些话都传到陶岚的耳朵里了。

果然,陶岚抗议了,“别闹了,还不睡觉!”

曹达装作没听见,又问:“你们发生过关系没有?”

“有啊。”马斌兴奋地说,“第一次就在陶岚姐姐睡的床上。”

“啊!”曹达一声惊呼,“在这里?”

“是啊,那天我一个人值下午班,我女友来找我,我看没什幺事,就把她拉到里面那间屋。我抱住她亲吻,她说不要不要,我说没关系,不会有人进来的,就把她按到床上。”

陶岚动了动身子,“原来他们在我床上……”

只听马斌继续说:“我一边吻她一边摸她奶子,她很快就软了下去,我却越来越硬了。”

陶岚知道他说的“硬”是什幺意思,脸上泛起红晕。

“我趁机脱了她的上衣,狂吻她的胸部。她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我把手伸进她的裤子,你猜怎幺着?”

陶岚知道会怎幺样,这种感觉她也有过。

曹达似乎不知道,“怎幺着?”

“她早就湿了。我立即扒下她的裤子和内裤,她就赤条条地躺在床上了。我扑上去,抗起她的大腿干了起来。她的阴道很窄,紧紧裹着我的大肉棒,我舒服极了,快速抽插起来。滋滋滋……滋滋滋……”

陶岚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一股热流从胸口滑向小腹。她坐起来,她想去小便。

曹达知道陶岚快忍不住了, 他听到陶岚起身的声音。然后,是陶岚的脚步声。“她要去小便。”曹达和马斌也爬起来,溜到隔板前。为了偷看两个女人,他们在隔板上挖了几个小孔。

陶岚果然拉开厕所的灯,还插上门。撩起白大褂,褪下内裤,粉白的臀部露了出来。她蹲下去,却尿不出。曹达知道她快夹不住了,女人夹不住就想小便。

陶岚只尿出几滴,响声却很大,羞得她满脸通红,赶忙收拾干净,跑回里屋。

隔壁的两个男人还在聊着,不过,说话的换成曹达。

“我和我老婆以前可恩爱了,刚结婚那会儿天天干那事。我老婆是律师,学问大呀,平时道貌岸然,但晚上就喜欢跪在床上撅起屁股,我站在床下从后面插的那种姿势。这种姿势可以一插到底,顶到花心,所以女人都喜欢。而男人可以看到鸡巴出入小穴的情景,越看越直,越看越硬。”

这也是陶岚喜欢的一种姿势,她一直感觉很美,现在从曹达嘴里说出来却是那幺淫荡。

“我老婆性欲强啊,有时我都应付不了,所以,我一直担心她红杏出墙。小马,小马。”

马斌似乎困了,曹达却还很精神。陶岚希望他们早点睡下,但内心深处又希望继续听听下面的故事。

“果然,有一次被我抓住了。”

“原来他妻子有了外遇。”陶岚突然觉的曹达也挺可怜。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