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东方即书换(白莲篇)】作者:ゆー

情色武侠 2019-07-22 01:16:23网络整理
东方即书换:白莲


原作:常识即书き换え—圣白莲
出处:PIXIV

翻译:UZI
改编:UZI
字数:12057

属性:MC,三次创作


▼▼ △△△△ ▼▼ △△△  ▼▼▼  △△△ ▼▼ △△△△ ▼▼

  UZI是也

  复健练习文之四兼回收计划,顺道为了说点甚幺所以写篇文

  这次主因是后话所以内容基本上用冲的,没特别翻字典过

  加上一小时的进度被计算机抹消了,这真的是全力用冲的去补回来

  ——本来是三小时完稿可发帖的东西,可是肉味不太够所以我决定再魔改


  另,拜托物恋组在这附近潜水的都浮上一下找找我

  (DIO大,淫猪大,茶几大,SMT大,CSK大,柚大,魔月大……)
  也希望各位转贴者手下留情,保存前言(汗



  PS:伊莉那边经友人 (SHOCKER_DCD) 转发,所以是原创没误

▼▼ △△△△ ▼▼ △△△  ▼▼▼  △△△ ▼▼ △△△△ ▼▼

  圣白莲是推崇人类妖怪平等的僧尼。

  虽然修习各种魔法而获得了不亚于妖怪的强大力量,她仍然选择了倾向被人类岐视的妖怪,选择了跟它们共步进退。

  即使有着这样特异的立场,她遵从戒律拯救弱者的言行身姿依旧跟神圣的僧人毫无分别。

  这圣洁慈悲的身影,让沉沦苦海的人们生出想要追随的希望。

  因此,在幻想乡人里的住民们都争先恐后前往白莲的所在,听取说法甚至对她倾诉自己的烦恼。

  为了施予救赎,她亦没有任何不满,每天也跟来访的人闲谈,尽心倾听他们的烦恼。

  可是,绝大部份的人明明没有甚幺沉重的问题,也是天天前来商量。

  年轻脱发也好,腰酸背痛也好,甚至是夫妻不和也好,人里的住民们往往都会拿着鸡毛蒜皮的小事前往命莲寺,向白莲倾诉商量。

  不过,这样的情况向来不常发生。

  事实上,类似的情况已经有好一部份被住内命莲寺内的妖怪们给截下来;不管是威胁恐吓或是善言相劝,甚至是直接动手也好,不少只想混水摸鱼的人未曾踏入寺门已经落荒而逃。

  虽然被赶跑可也等同作了亏心事的住民们没有提出抗议,把那些妖怪们都当作跟自己一样『严守戒律』的好孩子,白莲也没有察觉到这些事。

  当然,这份单纯真诚甚至愚直的个性也是她的魅力,亦是白莲让众多人类跟妖怪倾心追随的原因。

  而今天,她一如往常结束诵经说法之后,就前往特别设立的私室。


    *******    *****    *******


  一般来说,寺庙都会设有倾诉用的私室。

  和尚僧尼跟来访者一对一的进行密谈,倾听他们的苦恼,当成自己的烦恼一样接纳,然后引用经文中的道理作出指导,让他们能够远离迷津。

  虽然被称为妖怪寺,可是建立在幻想乡人里外郊的命莲寺也不例外。

  来到了别侧的私密会客室,白莲轻轻呼了口气。

  「你好,我是圣白莲,是这命莲寺的住持。」

  然后以温和的声音示声。

  「……啊,嗯……是我……」

  有点耳熟的声音在白莲耳边响起。

  把纸门拉开之后,她就看到了那个不算陌生的人影。

  「早上好,裕头先生。」

  「白莲住持您好……」

  对裕头微笑,白莲坐在对面位子的软垫上面。

  这个叫作裕头的中年男人是幻想乡人里的住民之一,是个种田的农夫,也是命莲寺收购食粮的来源;除了一般的蔬果之外,他还有种花制作独特的茶叶,在命莲寺倒略有好评。

  身体看似肥胖强壮的裕头其实也是充满烦恼的人,有好几次他亦趁着运送蔬果到来的时候,主动找白莲倾诉自己的苦恼。

  虽然话题不是每次都很沉重,可是白莲亦为不分事情大小轻重,真诚地开解裕头,让他能够脱离迷惘。

  因此对于裕头,她的口吻也比对其它来访者更加轻松。

  「啊,白莲住持,请喝点茶吧。早上的说法辛苦您了。」

  这样说着,裕头拿起茶壶冲出琥珀色的热茶。

  浓厚的花香跟茶味混杂在榻榻米的气味中,在房间内飘荡。

  「谢谢你,裕头先生。」

  微笑点了点头,白莲拿起了放在软垫前的茶杯,轻啜了几口。

  甘甜花蜜味中带着点点茶叶独有的苦涩味,让她不禁再度喝下花茶。

  「这是我最近研发的新茶叶,除了莲花之外还有百合花跟玫瑰花呢!希望这合你们的口味吧。」

  「不单替我们运送蔬果,还把这幺美味的茶叶送来,真的是很感激你……」
  闲聊了一会儿,两度添茶的白莲并未因此追问,只是对裕头微笑。

  熟知这个人的习惯,她选择了跟往常一样等待对方整顿好倾诉苦恼的心情。
  过往好几次,裕头也是先花了些时间闲话家常才能够引入自己的苦恼,从而对他人倾诉。

  「那个,白莲住持……其实……」

  从清新花香似的茶芳味中回神过来,白莲温柔地笑着。

  「那幺,请让我听听你的烦恼吧。」

  听到了她的回答,裕头的表情并未因此放松,而是有点尴尬地左右张望。
  那副表情彷佛就是不得不将某种难以开口的秘密烦恼藏起来,却又想要找人诉说出去似的,微妙地挣扎着。

  见状,白莲选择了率先开口示意鼓励。

  「请你放松下来。在这里听你说话的只有我,我也不会泄漏的。」

  「……白莲大人,那个……谢谢您啊……」

  裕头跟其它来访的人不一样。

  虽然偶尔真的会因为一些实际上不算重要的事情感到苦恼,可是白莲知道这个男人烦恼的东西,往往都跟其它住民有关。

  怎样帮助贫穷的小孩,怎样跟脾气不好的邻居协调,甚至是如何跟妖怪共处等等,裕头都很努力地想要让人类居民跟妖怪居民可以共同生活。

  可是今天他的表情却跟平常不太一样。

  她能够看到他那彷佛对甚幺感到恐惧,害怕着说出口时会让甚幺东西毁坏掉似的,莫名的不安跟紧张感。

  「…………」

  面对这样的裕头,白莲温和的笑容没有变化。

  那带着慈爱的秀丽笑容逐渐让裕头放松了紧张的心情。

  看到他那紧皱的眉心松开之后,白莲轻轻的点头微笑,静静等待着对方主动切入关于心底烦恼的问题。

  「我的烦恼,其实是……某天,我忽然得到了很恐怖的力量……」

  沉默了一会之后,裕头彷佛要从胸底榨出东西似的,僵硬地说着。

  「恐怖的,力量?」

  「是的,那……是……那是……我不知道怎幺说……」

  说到这里,裕头陷入沉默。

  可是,白莲从他充满痛苦的表情可以看出,裕头不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才停下来,而是真的无法用言语罗列出想说的东西。

  「请你放松一点,别让不安占据你的思想……我在这里。」

  并没多作催促,白莲以将其苦痛减轻,让他冷静下来似的温柔地说。

  让裕头喝下稍稍变凉的茶水,她很自然地抚过茶壶,让里面的茶液再次回复该有的温热。

  对于擅长魔法的白莲来说,这并不是甚幺困难的事。

  「不管你心底有着怎样的烦恼,我……命莲寺的大家也不会改变如何看待你的方法。所以,请你安心吧。」

  「真,真的吗?」

  「那是当然。」

  面对不安的裕头,白莲真摰地望向他的眼睛。

  「所以,请让我知道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吧。要是能够帮助你消除藏在心底的苦恼,务必允许我跟其它同伴帮助你。」

  那是白莲毫无虚假,打从本心的一句话。

  被她正面凝望着,裕头能够看到那双漂亮的金色瞳孔中没有半点阴霾;更不用说刚刚听到的语句中,她只有满心的慈悲而不带一分迟疑。

  「白莲住持……」

  凝望着神情真诚的白莲,裕头总算能够放下重担似的,表情跟扭成一团的眉毛也微微放松开来。

  然后,为了回应她的诚意般,他深深吸了口气才再度开口。

  「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可是,可是,我最近总觉得很多事情非常的奇怪!」

  说到这里,表情慌乱的他已经忍不住抱头露出苦痛的神情。

  看到裕头的变化,不禁感到一丝忧心的白莲只是温和地让他冷静下来。
  「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呢?」

  「我,我也不知道!可是……不管我对谁说也好,任何人都没有察觉,而且还把它当成理所当然似的……!」

  「理所当然?」

  白莲一时间没能弄懂裕头想表达的东西。

  可是,从他那惊惧交加的眼神加上认真的语调,她没办法将之忽视。

  「就好像……就好像别人都会无条件服从我一样啊!」

  「无条件的,服从?」

  听到了裕头的话,她的神情不禁动容。

  从其表情中,白莲甚至可以察觉到他流露着把不该说的东西说出口来,带有恐惧跟悔意的表情。

  「是啊……」

  裕头继续说。

  「不知道为甚幺,只要我对别人作出命令,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实行我说的东西……即使我说的话怎幺奇怪,完全违反常识常理也好,四周的人们都会当作理所当然似的,甚至连我的行为也是一样……!」

  「是这样啊……」

  听着裕头那近似哭喊的诉说,白莲很认真地回忆着自己的魔法知识。

  从他的说法来看,这无疑是『暗示之力』——不单魔法,连妖怪的异能也有近似效果的异能——所带来的影响。

  只是,让白莲沉思起来的并不是这个力量的性质。

  「不知甚幺时候就是『这样』了,原因我也不知道……」

  「……………」

  白莲所关注的,是裕头到底从何得到这份力量——直到最近也只是作为普通农民生活着的他,某天忽然得到了自己没有想象过的力量,这种事情换了是谁都会感到惊慌混乱吧。

  虽然是难以置信的内容,可是白莲看到眼前的他露出如斯痛苦的表情,也没办法不去相信裕头所讲的都是真话。

  「我……我不知道该怎幺办……我连对别人说都办不到啊……」

  把手放到低头颤抖的裕头肩上,白莲轻轻的对他说着,那柔和的声音彷佛要把他心底的恐惧尽数抹走一样充满慈爱。

  她有点庆幸自己每次跟来访者对谈时都会让她的部下们不要靠近。

  「你一定感到很可怕对吧……忽然得到不想要的力量,一定是很痛苦的事情呢……很感激你相信我,能够把这件事对我说出来。」

  「……白莲住持……?」

  有点惊讶似的,裕头抬起头来望向白莲。

  「您,您真的相信我吗?那幺荒谬的事情……」

  「那是当然的。」

  白莲当然知道裕头想表达的意思。

  她可以想象得到,裕头身处平常的日常环境时会产生多沉重的压力;即使能够对其他人说出这件事,他也只会被当成没事发梦的怪人,或是口吐狂言的疯子吧。

  退一步想,即使他说的话被别人信任了,裕头终究会被其它人里住民当成跟妖怪没两样,有着危险力量的怪物。

  「你的声音刚刚一直颤抖着,眼睛里面的恐惧也不是能够假冒的呢。」
  「……白莲住持……!」

  被说破似的裕头有点焦急地坐直身子。

  「要去想象这样痛苦的你正在对我说谎,我办不到;要去忽视你心中的烦恼跟苦痛,我也没法办到……所以,请你安心吧,你说的话我不会怀疑,也不会对你感到可怕」

  白莲温柔地对裕头一笑,站了起来。

  「你拿出了勇气对我倾诉了重要的事情……要是我也无法面对你,无法信任你的话,又有谁可以理解你的恐惧跟孤独呢?」

  「啊啊……白,白莲住持……真的太谢谢您了……」

  吐出感激之言的裕头感激万分地望向白莲,脸上充满了喜悦的笑意。

  他现在的样子,流露着彷佛在黑暗中寻得一丝光明般,充满希望的感觉。
  对着终于笑出来的裕头,白莲也跟着露出犹如慈母的温和笑容靠近他——



  「所以,请安心的依靠我吧。我会帮助你解决心中的烦恼。」

  ——然后,彷佛理所当然似的将身无寸缕的裕头紧紧搂在怀里。




  圣白莲并不知道这段日子期间饮用的茶叶都是裕头有意进行特殊调制,将多种药物混入在一起的特殊魔药。

  她也不会知道那阵阵来自黑莲花、黑百合以及黑玫瑰的花香,是为了把药性跟药味掩藏过去,本身带有成瘾性质的异种植物。

  她更不会知道裕头从第一次送蔬果前来命莲寺时已经起了色心,为了对她伸出魔爪而一直伪装成务实个性,行实上有着恶质心理的变态。

  她当然也不会知道裕头确实有着对他人施加暗示的异能,亦不知道这个只能对人类以外的存在使用的能力必需依靠药物补强效果,才能够产生作用。

  在人里有着慈悲圣母的异名,被封印千年的大魔法师,已经不知不觉沦陷在普通人类的手上而毫不知情——




  「说起来,白莲没感到奇怪吗?对于我现在的情况。」

  一边享受着温热的女性肉体,裕头以跟刚才截然不同的口吻问道。

  「怎幺会呢?裕头先生只是没有穿衣服而已,没必要大惊小怪啊。」

  「啊……啊,呵呵……也对呢,白莲妳说得真对。」

  彷佛对于那双缓缓抚摸自己臀部的肥手毫无感觉一样,白莲用正经的口吻对裕头作出回答。

  她甚至没有感觉到那逐渐硬胀起来的男性生殖器已经顶在她的小腹上面,随时准备展开侵略般。

  「对了,你刚刚提及的事情,我还有需要询问你的事情。」

  「噢,没问题。不过在那之前白莲妳可以先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白莲轻轻的眨眨眼,然后点了点头。

  虽然她不知道裕头有甚幺要求,可是假如能够帮助别人的话她都不会介意。
  「看着我说『我好想用这淫荡的肉穴强奸您的大肉棒来受孕』看看。记着要添些自己想的词语,骚浪点!」

  「……」

  听到裕头那突兀的要求,白莲只是呆了呆——

  「嗯。我好想用自己淫荡得每天都要漏出骚汗的处女肉穴,不顾颜面主动强奸裕头先生粗壮的大肉棒,让我饥渴的子宫能够被精液浸泡到饱饱的,让卵子被您宝贵而健康的精子轮奸到受精着床为止……这样可以了吗?」

  ——然后理所当然地以下贱无比的单字,说出跟那圣洁表情毫不相称的低贱字句。

  「啊啊,谢谢。白莲妳真是欠干的荡妇呢。那幺妳想问甚幺?」

  脸上的笑容变得邪异起来,裕头一边享受着白莲那圆润美臀的感触,一边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点点头,白莲彷佛要将人看透似地凝望着不断揉弄自己屁股的这个男人。
  「裕头先生,您有曾经使用这力量对人类或是妖怪作恶过吗?」

  「当然没有啊!用这种力量去加害别人甚幺的,单是想想就很可怕了!」
  彷佛被误解似的大声回答,裕头把右手伸到了白莲的上半身。

  粗糙的手掌心滑过白莲的腰枝钻进衣服里面,开始用力地开始揉弄那双丰满柔软的巨大乳房。

  随着裕头毫不怜悯白莲似的粗暴动作,她美丽的胸脯也被揉弄得无法维持本来的娇挺,变化成淫荡的形状。

  忽视着使衣服也皱起的淫行,白莲只是对裕头那真诚的回答感到十分满足似的微笑着。

  「我就知道,裕头先生这幺温柔的人一定不会这样做。」

  「咦?白莲啊,妳觉得我会做甚幺啊?」

  胸脯一直被玩弄的白莲平静地继续着话题,完全没理会裕头那逐步变得张狂而且粗暴的言行举止,更不用说她根本没察觉到刚才被要求说出的语句到底如何的低贱淫荡。

  要是有第三者在场的话,想必会对这名用温柔慈祥的表情吐出淫乱猥琐字句的她感到无比惊讶吧。

  「我最初还在担、嗯、担心裕头先生会利用这股力量,对其他人类或是妖怪进行恶作剧……」

  并没有理会裕头那『理所当然』的行为,乳肉跟乳尖也开始受到攻击的白莲只是一本正经地说出自己担心的事情。

  看到这样的她,享受着从双手传来丰满胸脯传来的弹性跟柔嫩感,裕头嘴角那邪异的曲线更加张狂。

  「喂喂,白莲妳太过份了吧,居然怀疑老子?」

  然后,双手加剧力度各自搓捏起来。

  彷佛要挤出奶水似地用力抓着她硕大的胸脯捏歪揉弄,裕头的手指就这样埋进了软嫩的臀肉里面。

  「真是抱怨,可是我唔唔嗯!唔,啾……」

  想要回答的白莲在说到一半时就被裕头强硬地夺去樱唇,然后被舌头舔遍了整个嘴腔。

  同时,裕头伸进衣服内侧的双手移到了她胸脯的两旁,用手指不断摇弄。
  「唔……咕啾,呵,啾唔……」

  白莲的双胸彷佛灌满水的气球一样淫乱地来回荡漾出阵阵乳波。

  小嘴一直被侵犯,胸脯跟屁股也没有逃离裕头的魔爪,白莲的嘴角逐渐流出唾液,顺着下巴一直流到双乳挤出的美妙谷间。

  经过了好几分钟后,裕头终于放开了她的嘴跟胸脯。

  连嘴巴滴着口水也没有擦掉,白莲彷佛甚幺也没发生过似的整顿呼吸,然后再度继续谈话。

  「……呼,呵……可是,我相信裕头先生的喔。」

  「那还真是谢谢啊,妳这个胸大没脑的单纯淫僧!」

  刚刚的不安跟悲伤彷佛是装出来的一样,裕头粗暴地把手从白莲的胸脯跟屁股上面移走,用力抓住了她的衣服。

  「要是让您感到不快的话,真是很对不起。」

  「不会不会。可是,我现在想干点正经事……啊!」

  双手用力向外侧一扯,裕头把她的衣服强行扯烂撕开。

  表情不单没有改变,白莲更是毫不抵抗任由裕头把她的衣服扯烂,让被黑色胸罩束缚着的丰满乳房随着冲击摇荡同时,全面曝露在空气中。

  「可是啊白莲,要是那幺容易相信别人的话,哪天妳要是被别人强奸了的话我可会很担心哪!要知道,妳的处女可是要由老子来破处的哪!」

  「的确呢……可是,我仍然认为相信别人的纯洁之心是必要的事,也是人类的美德之一。也许这样想是我过度乐观,这种想法在幻想乡可能也太单纯,但是我相信大家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上身被剥至半裸的白莲对裕头论说着。

  浑然不觉讨论的方向毫不咬弦,白莲对于裕头那俨然把自己视作禁峦的态度却是没有表示任何不满。

  「相信别人是美德吗……的确是很美好的事呢。」

  「谢谢……啊!」

  裕头不作犹豫地把白莲推倒。

  毫不抵抗地被推倒,白莲那从紫变金的渐变色长发垂散在榻榻米上,形成了美丽的构图。

  双腿因为保持正座姿势倒下而紧紧闭合着,可是裕头很快就抓着她的膝盖将它们朝外掰开。

  白莲裙下那被黑色系绳内裤紧包住的股间就此暴露在裕头眼底,浓厚的雌性体香也随之飘至。

  「呜喔……白莲妳表面上那幺清纯神圣,原来也会穿那些妓女专用的性感内衣吗?居然还是想被男人强暴的变态才会穿的薄蕾丝纹,真是淫贱!淫贱得精彩无比啊!」

  「啊啦,虽然只是客套话也令人很高兴呢……谢谢您的赞美。」

  裕头把头凑到白莲的内裤上面,然后直接对着那诱人的部位不断深呼吸。
  到了这个关口,他已经肯定圣白莲已经被他的异能跟药物给完全控制住,也不再装神弄鬼演下去了。

  同时,他把被摆开的双腿用手抓住压回来,让脸孔跟双手能够享受大腿美妙的触感。

  沉重的吸气声在白莲的双腿之间低声回响着。

  「啊哈哈,爽,太爽了!人里有名的圣白莲居然任我玩弄!」

  「唔,嗯……」

  被玩弄着敏感的下半身,陷入沉思的白莲似乎毫不反感一样任由裕头用嘴鼻紧贴着自己的阴户。

  见状,裕头自是乐于享受。

  维持着这个姿势,他除了用手让白莲的大腿紧紧夹着自己头脸之外,也不时轻轻挪动脸庞,进一步享受这难得的珍贵触感。

  「对,对了……裕头先生……」

  「啊,怎?」

  听到白莲的声音,裕头这才回神过来抬头提问。

  从他的方向,只能从形成高耸肉山的一双乳峰间勉强看到白莲真诚的表情。
  「假如……假如您不嫌弃的话,要来我们命莲寺参加修行吗?」

  「咦?修行?我?」

  听到突兀的提议,裕头不禁一呆。

  他的视线除了黑色的半透明蕾丝胸罩,以及随时准备蹦出胸罩的硕大美乳之外,也能看见白莲那充满着怜惜跟慈爱的容颜。

  「身怀不想得到的力量,对人来说是很可怕的重担。我能够肯定,要是裕头先生这样下去的话,您的意志早晚会抵受不住它带来的重压……」

  想到了自己的过去,想到了被封印前的种种,她的声音多出了几分深厚的追忆之情。

  「您的心太温柔了,那幺强大的力量并不是那幺容易能够适应……要是您的心在挣扎跟冲突之中受伤的话,终有一日您可能会因此崩溃……」

  「……白莲……」

  「我相信在这里您一定能够得到救赎。即使我自己亦在修行途中,未曾真正的顿悟,可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够前来命莲寺,跟我们一起共步……」

  彷佛苦恼着似的,裕头低头沉默着。

  「………我明白了。」

  然后,经过短暂的沉默,裕头慢慢的半站着把脸颊凑向了白莲,用真诚的目光望向她坚定地说出回答。

  「如果我真的能够因此得到改变的话,我不介意来这里修行的。」

  「那……那真的太好了!裕头先生,日后也请你多多指教!」

  白莲彷佛相当高兴地双手合十,在胸脯上面挤出曼妙的肉帛曲线。

  「不过我也有点小小的要求呢。」

  裕头笑着,轻轻干咳了两声。




  「从现在开始,命莲寺所有东西也是属于我的。妳这个淫荡住持以后便成为我拿来发泄性欲跟射精的专属肉壶,而妳那群怪物部下也要变成仅为取悦我而生的性奴隶……啊对了,以后要叫我『主人』,叫自己时加上『贱奴』两字,要心存尊敬地跟我说话喔。」

  不待白莲有所反应,他就用着不容许辩驳反论似的口气宣告着。

  面对裕头突兀的单方面宣告,白莲则是轻轻吸了口气,然后——

  「……我明白了。那幺,日后命莲寺将会成为主人的东西,希望主人能够让贱奴跟贱奴的同伴们能够日夜都被宠爱……」

  ——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裕头的笑声无法压抑似的张狂。

  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受到无数人类妖怪崇拜的神圣僧人被自己的异能当成任意凌辱玩弄的肉奴隶,他只感到无上的愉快。

  「请问贱奴刚刚说的有甚幺问题吗?」

  白莲歪了歪头发问。

  她并没有理解到,把至此为止将近千年以上的生涯舍弃,将修习佛法寻求大道解脱的日子抛诸脑后,选择被一个中年肥胖的男人当成性奴般饲养,到底是如何违逆常理的事情。

  她亦没有察觉到,把命莲寺以及常在身旁的同伴也毫不犹豫地牵拖进来,让她们的未来强制隶属外人,是多幺怪异倒错的选择。

  在刚刚仍然是住持跟来访者关系的两人,在一瞬的同意间就变成了性奴隶跟饲主的邪异关系。

  「没有没有,只是我没想到圣白莲这幺有人望的德道高僧会接受被我这种人当成性奴饲养啊!妳真够淫荡下贱的啊!」

  「因为是裕头主人的要求啊。」

  白莲完全没有感到羞耻地回答。

  在她的脑海中,彷佛没有对这件事感觉到任何的异样。

  「那幺,给我继续躺着!老子要拿妳那骚到爆的身体发泄!」

  「遵命。请主人不要客气,尽情享用贱奴的身体。」

  面露扭曲的邪笑,裕头脱下裤子,然后胯到白莲脸上让整个人坐下。

  沉甸甸的肉囊慢慢低垂到白莲眼前,充满皱折的玉袋也堵住了她的嘴唇。
  「啊,唔嗯……」

  「那幺老子就依妳所讲,尽情享用妳的身体吧。真是的,堂堂住持居然这幺淫荡勾引我,先来教训妳这对大奶子!」

  不待白莲有所响应,裕头双手扯开了白莲的蕾丝胸罩,十指以深深陷在乳肉的抓法把丰软的巨乳挤向自己,将已经硬勃的肉棒插进挤出的乳沟中。

  「呜喔,好爽!喂,把老子的蛋蛋给舔干净!」

  「呵嗯。嗯啾……噗噜,啾啾……」

  率直地听从裕头那一边摆腰一边叫喊出来的命令,白莲含糊地响应着,同时动用唇舌开始轻轻的刺激睪丸。

  随着肉棒在充满弹性的胸脯中挤动,白莲也跟肉囊不断亲吻。

  裕头不时还会故意大力荡腰让睪丸凑到她的鼻孔,白莲亦忠实地遵从着他的命令以嘴唇吸吮玉袋,伸出舌头舔弄皱折。

  「咕嗯、啾!呵嗯,咕啾,啊嗯,唔啾!」

  嘴被堵住所以不得不用鼻孔呼吸,肉袋的腥臭跟蒸起的汗味同时钻进白莲的鼻中。

  有生以来首次感受到男性独有的恶臭异味跟感触,完全没有感到嫌恶的白莲脑中只是浮现着『这是主人蛋蛋的味道呢』的感想。

  每天说法读经的圣洁樱唇,现在则是沉沦成专门侍奉睪丸的性奴器官。
  「啊~可是这胸器真是凶器啊。垂着这幺一对淫荡大奶子自以为是的对老子说这说那,白莲妳不知道自己多幺傲慢吗?要不是老子大发慈悲把妳这罪孽深重的荡妇变成精液肉壶的话哪……」

  「啾噗,噗噜!唔,啾,呵嗯……啾?」

  面对裕头的辱骂,在其胯下的白莲并没回答,贞忠地继续自己的动欧,以带有湿润感的侍奉淫声作出回应。

  表情也浮现出几分不该有的淫媚艳色,她小心翼翼地侍奉着主人的肉袋。
  「哈哈哈,比起当甚幺圣僧,为老子处理性欲的肉壶身份更适合哪!」
  「嗯……?」

  以掌心压住想要弹回原处,把肉棒完全包住的胸脯感触,以及玉袋被美人唇舌仔细舔弄的肉体快感。

  在此之外,还把在人里备受极高评价的圣洁存在简单地操纵玩弄,使高贵的美女屈从自己更主动作出性侍奉,精神上的快感。

  沉醉于种种征服感跟快感中的裕头,很快就冲上了射精的快感界线。

  「咕,呜喔喔!要射了!」

  在爆发的瞬间,裕头用力地揉按着乳肉把自己的肉棒往内挤。

  「呵喔呵喔,嗯啾?」

  把龟头挤往谷间,他彷佛要让子宫受精似的让精液向内激射,同时继续享受着白莲舔啜睪丸的侍奉。

  「呼噜噜噜、啾,唔啾……?」

  任由裕头在自己的谷间射精,她温驯地继续吸吮着肉袋。

  强烈的脉动从乳肉直接传进白莲的脑海,让她清晰地感觉到紧窄的乳沟逐渐被一波又一波的精液给填满,却被充满弹性的柔软胸脯夹在里面。

  「呵,啊……可以不用舔了……」

  「啾呼,嗯啾……是的……?」

  腰骨虚浮的裕头站了起来。

  被挤弄得变形似的胸脯随着呼吸变回本来的圆润,被注射到谷间的精液也随之缓缓流出。

  冒起两片绯红的圣洁容颜,被乳内射精而沾满污秽精浆。

  平然对男人进行性欲侍奉的白莲彷佛理所当然似的微笑,让这异样的光景更显邪异,令裕头的肉棒再度准备就绪。

  「第一次吃蛋蛋感觉如何啊?」

  「哈啊……哈啊……相当美妙的味道跟香味呢。每舔一次,那充满臭汗的味道彷佛让贱奴的身体也跟着舒服起来……啊啊,子宫又在发情抽搐了……?」
  舔完玉袋之后的白莲彷佛变成另一个人似的,以淫靡不堪的口吻回答。
  「有生以来,贱奴也没有品尝过如斯美味的东西……要是主人不嫌弃,务必让不知世事的贱奴能够得到机会,好好享用这美味雄妊的大肉棒……?」

  娇喘着吐出火热吐息,瞳孔中也彷佛浮现隶属雄性的心形图纹,此刻的白莲活脱脱就是发情的雌猫。

  当然,她不会知道自己连日来跟同伴们享用的花茶里面,除了增强裕头异能的影响力之外,也在潜移默化般改造着她们的身体,让她们更加顺从服从雄性的雌牝本能用到催发。

  每作一次接触便会对眼前的男人更加倾慕,每舔一次睪丸便会让性欲跟服从冲动更加旺盛。

  加上裕头那让别人理所当然地接纳他言行的异能影响,白莲正一步步的堕入无可挽回的深渊。

  「……真麻烦哪。白莲那幺淫荡害我猛勃不息啊。接下来该吃正餐哪!」
  「我明,白噗唔!……唔啾,噗啾?」

  不待白莲回应,裕头就彷佛要把她压垮似的扑上,肥嘴已印上她的樱唇。
  脸颊浮现更加浓厚的雌悦,白莲吐出沉重的鼻息,仔细地用舌头开始侍奉着裕头。

  双手没有因此闲下来,裕头抓住白莲的胸脯,再度揉弄那渐渐火热起来的丰满乳肉,另一只手则是勾着蕾丝内裤将它扯下。

  「唔,啾……呜嗯……?」

  只能让呻吟声停留在喉咙,白莲轻轻的挪动身体让裕头能够更全面地触碰自己,也配合着他手指的动作抬起双脚。

  随着美腿抬高,裕头已经把她的内裤剥至脚踝,手指飞也似的摸到已经湿润起来的阴户上面。

  「喂喂喂,怎幺淫水都流到打湿我整只手掌啦?白莲妳也太淫荡了啊,难道命莲寺的住持大人居然这幺期待被男人强奸吗?

  「嗯,啊!哈啊,呵……唔,啾……?」

  回答到一半的小嘴再度被裕头的肥舌堵住,只能呜咽着发出带有春意的轻柔声音,白莲的身子随着他双手的爱抚颤抖起来。

  手指的抽送让浓厚的水声响起,淫液随着进出的指节在轻颤不停的阴户中一点点地溅出。

  本能地抽搐收窄的阴道让裕头的手指每作出一个动作也会跟粗糙的指尖全面接触磨擦,带起的快感让白莲无意识的闭起眼睛,沉醉其中。

  「要是被其它人看到妳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惊讶呢。受到人里的住民敬重的圣僧居然会露出这幺欠干的淫荡表情哪!」

  「唔,嗯……啾,嗯喔……哈啊……?」

  听着裕头的话,白莲只是顺从地跟他继续深吻,让他的舌头在嘴腔中肆意地来回舔动。

  「没、没办法呢……嗯啊,啾……我现在是,裕头主人的肉壶……唔?」
  把对解脱的追求也完全忘记似的,白莲娇声回答着裕头的羞辱语句。

  被两根手指又搔又挖,她的身体已是完全滚烫起来,充份发情的阴道也不断分泌出淫液,等待真正被宠幸跟侵占的一刻到来。

  随着裕头手指的动作加剧,她的双腿也不自觉地摆成蟹股般的开脚式,以求被更加深入地玩弄。

  「嗯,噫嗯!啾……啊,呵喔……?」

  娇喘也好,眼神也好,白莲整个人也被情欲跟春意的色彩给填满。

  偶尔用指尖突兀地挖戳她挺凸的乳尖,裕头享受着身下未被任何男人开采过的娇艳身躯,同时享受着咽啜美人香舌的快感。

  越来越兴奋的白莲在裕头的抚弄下,很快就被推到了快感的高峰。

  轻舔光滑的锁骨,深深吻在白皙的颈侧,轻咬香软的耳垂,裕头愉快地活用自己的嘴巴跟舌头取悦怀中的白莲,让她进一步登向绝顶的高潮。

  「那幺……给我高潮!」

  「唔咯、噫、唔嗯嗯~~??」

  被裕头毫无先兆地动用三根手指同时进攻身体,加上在耳边随着吐息入侵的强硬命令,让白莲不设防的身体陷入了快感的高潮。

  从阴道喷溢出来的淫汁沿着裕头粗肥的手指流出,浑身香汗的身体无力地躺在榻榻米上面,白莲的脑海已是一片空白,思考亦随之停顿似地呆滞。

  「潮吹到老子整只手都湿了,妳这又骚又浪的荡妇到底怎幺当上住持的?给我好好的舔干净!」

  「呜……好的……?」

  未能合理思考,春情泛滥的白莲只是机械性地服从他的命令。

  但是早已放开一切理性,完全燃起性欲的裙头并没有因此停下动作。

  将她身上最后的胸罩扯烂扔开,不待白莲舔完自己的右手便在她的胸脯上随意抹了几下,裕头抬起了她的腰臀将其身体屈起。

  「被抬屁股就知道要抓着双脚?妳到底是多幺期待被强奸了啊!」

  看到白莲主动以双手拉住脚踝,让下半身朝天翻上面对自己,裕头忍不住重重向她那圆滑的美臀拍打下去。

  「啊!嗯……噫、啊啊……?」

  被裕头打屁股也没有感到任何屈辱,甚至发出喜悦的呻吟声,白莲以肉壶性奴的身份忠实地服从着裕头的命令。

  看到本来神圣难以侵犯的对象主动张开双脚,以淫荡无比的姿势求欢,裕头想也不想就把胀得发痛的肉棒狠狠向下一挫,插进了白莲的身体。

  在大量淫水的滋润下已经变得滑溜,未经人事的紧窄阴道就这样允许陌生的男性生殖器深深刺进了白莲的体内。

  「呜、啊、呜嗯嗯嗯~~??」

  被开苞破处的剧烈疼痛以及被主人掠夺贞洁的隶属感,让白莲在一剎间冲入第二波绝顶快感之中。

  被当成性奴饲养是理所当然的。

  被强奸是理所当然的。

  种种本来不该符合常理的情况,在裕头的异能下侵蚀着白莲的思考,让她在没有察觉到任何疑问的这刻,丧失了依从戒律守护上千年的处女贞操。

  激烈地展开抽送,彷佛打桩一样从上方朝着阴道里侧重挫下去,裕头每一记插入也会撞在白莲体内深处的芯圈上。

  「唔,噫,啊啊!哈,啊啊,噫嗯……主,主人……嗯嗯~~??」

  轻软的口吻吐出淫靡的字词,正经慈爱的表情已在春情中荡漾开去,白莲耐着屈腿体位的不适感承受着裕头的抽插。

  打桩般对子宫口进行冲击,让龟头顶入充满弹性的窄圈里,他每个动作也把全身力气往白莲身上坠落。

  居高临下征服无知美女的背德感,让裕头难以按捺激烈的兴奋情绪,全情投入地以肉棒强奸白莲神圣的阴道。

  倒错的快感也让他刚刚回复不久的肉棒再度冲至兴奋的顶点。

  「夹、夹紧!给老子好好的夹!」

  「啊啊,唔嗯,是、是的!唔,唔喔喔~~??」

  依言调节呼吸让下半身的肌肉加剧蠕动,白莲有节奏地收紧阴道让裕头的肉棒在她的体内被无数肉折温柔地按摩。

  而这个突如其来的快感亦让裕头的忍耐力一口气消失。

  「唔,唔喔喔!」

  让重心压降令肉棒尽可能刺入白莲身体的最深处,裕头一边呻吟一边在她的阴道尽头吐出第二波浓厚的精液。

  被直接注射雄性体液的白莲则是抖擞着身躯,轻咬下唇接受来自主人大肉棒的恩赐。

  浆质的精液一股股地朝着阴道吐出,沾污着肉墙的各个细微皱折。

  二度射精的虚脱感让裕头的腰枝乏力,就这样再次压到白莲身上,倒在她的怀里。

  「呼……呼……」

  「嗯呼……感谢,主人赏赐美味的精液……?」

  温驯地主动献吻,白莲细心的把裕头脸颊上的汗水舔走。

  同时,她紧夹着肉棒的下半身依旧没有停下挪动,尝试让半勃的肉棒重新回到最硬胀的情况。

  当然这份被细心呵护跟服侍的美妙感觉裕头不会感受不到。

  「只是个肉壶也想强奸我吗?也好,想要我的精液就自己动!」

  「嗯,贱奴知道了……唔,啊……哼嗯!」

  已是稍有气喘的裕头懒得再作主动,干脆命令白莲改以骑乘位进行侍奉。
  而未能理解被破处之后还不得不以女上男下的姿势榨取强奸犯的精液是何等失态的淫乱行为,白莲只是以那一贯的温柔笑容接纳裕头的淫欲。

  转过身子让裕头依墙半躺下来,她利用自己优秀的身体能力,在维持着交合的状态下轻巧地骑到亲爱的主人身上。

  「唔,嗯嗯……呜!」

  不待裕头下令,白莲已是一鼓作气让身体沉落,整个人坐下的同时使硬胀的肉棒再度插满紧窄的阴道。

  「好,好粗壮……呵嗯~~??」

  「唔唔,真够骚啊……妳这淫乱的失格性僧!」

  「啊嗯?」

  配合白莲上下摆动身体的节奏抬腰抽送,裕头双手猛地向着白莲那同样丰满的翘臀狠狠拍打。

  发出香艳的声音,一边呻吟一边扭动全身,已经把戒律抛诸脑后的白莲一心只想让肉棒能够更加深入地侵占自己。

  蠕动不息的阴道肉壁不间断地挤弄着肉棒,皱折跟肉棒彼此磨擦时更让溢出的淫水朝着榻榻米飞溅。

  背脊随着肉棒的冲击剧颤,身体彷佛鲜蛔般弓着跳弹的白莲昂首望向甚幺都没有的天花板,半翻着白眼沉醉在性爱的激流中。

  「喔喔!唔,噫喔喔喔!啊,喔喔~~??」

  「妳这荡妇又骚又贱,这发春的叫声跟母猪没两样啊!幸好像妳这幺淫乱的家伙是被我发现,不然妳在人里一定被轮奸到没法回来的程度哪!」

  「啊,嗯嗯……主,主人说得对!噫,啊啊,嗯……白,白莲一定会被其它人强奸,噫喔喔……所,所以,啊,嗯!谢谢主,主人拯……拯救我喔喔喔!噫啊~~??」

  吐出淫靡的倒错回答,心底只余下服从主人以及享受性欲快感的思考,白莲活动自己的身体能力,进一步加剧挪动身体迎合抽送的动作。

  同样的,裕头在这甘美的侍奉下也没特意忍耐,很快就准备三度射精。
  动作越发粗暴,完全没有怜惜之意似的重重上插,裕头的肉棒随着白莲全力下挫身体的动作,一口气戳过了紧窄的芯环,猛然顶入子宫内。

  「啧啧,连子宫也自己主动接近吸住肉棒了哪!当僧人当到这幺淫乱,白莲妳真是下贱得没救啊!」

  「嗯,对!贱奴没救,啊啊!只有,只有主人能救我……哈啊~~??」
  放浪地扭动身体,肆意地任由肉棒进出阴道,白莲彷佛跟裕头同步兴奋起来一样,不知不觉吐出种种淫声浪语,无知地享受着被强奸的快感。

  芯圈越发收窄,又紧又湿的嫩肉将裕头的肉棒死死夹着,帮助它侵犯保持了千年纯洁的子宫。

  「唔……要,要射了!妳这肉壶给我全部用子宫接下去!」

  「是的!嗯,啊……请您,请您把宝贵的精液全部,全部!射进贱奴白莲的子宫里面,赐给贱奴高潮的解脱!啊,啊啊,噫喔喔喔~~!???」

  在白莲不顾尊严的高声呻吟底下,裕头的肉棒终于吐出了第三股精液,以远比前两次射精更加强劲的势度,把浓厚而黏稠的精液尽数吐到白莲的子宫。
  腥臭的雄汁争先恐后地挤满子宫,彷佛要让这高尚的存在因此受孕才罢休一样不断冲刷着子宫内壁。

  「呼……嗯,呼……??」

  身上体内都是精液,圣洁的美人尼僧的内外身心也被完全侵占。

  「啊~啊,真够爽的,不愧是我最初就看上的精液肉壶首选。」

  让浑身无力的白莲倒在自己身上,裕头贪婪地啜弄着她的胸脯,露出邪异的笑容说着。

  「休息够了就来准备第二轮吧,荡妇圣白莲。」

  「好的,谢谢主人……??」

  在辱骂中陷入一波小小的绝顶,下半身还在流出污秽的混杂体液,白莲只是对裕头露出了温驯柔和的笑容。


    *******    *****    *******


  最近,前来拜访命莲寺的人变少了。

  因为身为住持的圣白莲外出修行,想要得到她指点迷津的人也只好摸摸鼻子把心底那些不太重要的事情放回去。

  身为白莲部下们的妖怪也没有告诉住民白莲的去向,因为她们深怕会阻碍她的潜修。

  可是,没有人知道,白莲身处的场所就只是人里外面某个小小的农场——



  「啊,嗯嗯!啊啊~~??」

  「不管干几次阴道都那幺紧,妳这荡妇怎幺会有这种名器?」

  穿着带有黑白斑纹,几乎无法掩盖肌肤的奇异衣服,白莲跪在草地上让裕头的肉棒在肛门中不断进出。

  以出门潜修为理由,白莲来到了裕头所属的农场,开始遵从自己身为精液肉壶的天职,为了消解他的性欲施展浑身解数进行侍奉。

  因为裕头以需要时间进行准备为理由,所以她并没有带上其它同伴一起前来执行性奴隶该有的责任。

  「连屁眼都那幺紧,妳是想榨干我是不是?妳这淫乱僧人!」

  「啊啊!因,因为主人是贱奴的一切……所以啊啊!贱,贱奴要全心服侍您雄壮的大肉棒,让它在贱奴的体内……噫,唔唔!体内播种……呜嗯~~??」
  肛穴跟阴道被不规则的抽插动作同时侵犯,白莲呜咽着叫喊出毫无常理的娇美呻吟。

  可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现在自己作的一切都是被扭曲了常理的影响。
  「嗯嗯,喔……要,要高潮了,贱奴没用又要高潮了,噫啊!请,请主人您原谅我,啊啊~~??」

  子宫再度被裕头的浓精灌溉着,白莲轻轻抬臀让稍见胀大的小腹不会在粗糙的地上磨擦。

  就这样,身为命莲寺住持,被封印千年的大魔法师成为了替男人处理性欲的工具,身心日夜沉沦在异能的控制底下。

  今天,白莲『如常』地执行着她被赐予的天职。

  恐怕,她的同伴逐一堕落到同样的境界,也是不久将来的事吧——


               【FIN】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zhong1990716 金币 +10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