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女子3P大会战

其他 2019-08-13 18:59:09网络整理

几天无尽的缠绵与激情,真的不捨,不捨得离开,无奈现实的压力一定要我返回

台北,可是……


  搭上了往机场的公车,整个人埋进欢愉的思绪中,公车在澳门市区中慢慢的

走着……我决定了,拿起电话打给航空公司改了回程的航班,再多延了两小时。

但我不想再回头,我知道回头后我又要多呆一两天而不是2小时了。


  我在葡京下了车,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


  突然想起前几天过宿澳门时,曾看到2个异国美女在搭讪客人,当时的我,

因前一天酒醉至天明,又赶着公事及搭飞机,有非分之想却无非分之能力……


  好吧,姑且一试吧!


  走进了葡京饭店的大堂,急切的寻找那二位佳丽的身影。


  在寻找了20分钟后,看到2位佳丽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逸逸而来,此时

我心喜若狂,但故作悠闲的慢步前去。


  「HI!GIRL,YOU ARE SO BEAUTY,MAY I TALK ABOUT YOU?AND CAN YOU 

SPEEK CHINESE?」我说。


  「可以啊,先请我们喝杯咖啡如何?」其中一个咖啡色头髮及蓝色的眼珠的

美女用生硬的国语说着(且叫她FISCHER吧)。


  「这下子真的茂西ㄚ,会说国语勒,不然凭我这口烂英文还不晓得怎麽跟她

们沟通?」心想。


  于是,我在中间挽着她们俩的手在咖啡厅找了位子坐下,我点了三杯曼巴,

就开始用国语及我那拼凑而成的破英文跟她们对话。


  「我叫STEVEN。」我说(这是我英文名字)。


  「我叫FISCHER。」咖啡色头髮的女子


  「我叫LISA。」另一个金髮女子


  中间当然有些言不及意的对话……


  当咖啡喝至一半时,我心想时间不多,直接一点好了,但心里不知要选金髮

女子还是咖啡色头髮的女子,两个人长相身材不分 辕,实在难以取捨。


  「HOW MUCH DO YOU WANT?2 HOUR。」我说。


  「1000 HK$。」FISCHER说。


  「WHAT?这麽贵!800 HK$如何?」我这麽说。


  「M……OK!BUT WHO DO U WANT?」FISCHER说。


  我再次仔细看了一下,还是难以取捨。突然想到︰何不两个一起来?没跟异

国女子做过爱,乾脆就CRAZY一下,来个一件双雕。嘿嘿嘿……


  「M……TOGETHER 1500 HK$如何?」我沉默了一会说。


  她们嗤嗤的大笑起来说︰「REALY……ARE U SURE?THAT'S OK!」


  我不说二话,付了帐,便挽了她们俩的手直奔假日酒店。一路心想︰「哼!

笑……等等让你们知道中国人的伟大。」


  一会儿,在假日酒店开了房,要了间有大型按摩浴缸的。我心想,反正都找

了,就豁出去玩个爽!嘿嘿嘿……


  呵呵……先让小弟喘口气,再继续接下去。


  ※  ※  ※  ※  ※


  忘了介绍这两位女子的长相身材︰


  『FISCHER』长相︰像个洋娃娃,大大的眼珠、长长的睫毛,葡国人。身材

︰163.34D.24.32,21岁。


  『LISA』长相︰皮肤稍为粗糙,典型外国美人,金髮,英国人。身材︰16

6.36C.26.34,23岁。


  附注︰金髮是洩的,因为底下毛是咖啡色的。


###################################


  进了房间,此时天色已昏暗,但夕阳的馀烬从窗口洒入,眺望着无端的海,

粼粼金波映着苍穹……嗯,真美!


  当我沉浸在大自然之美时,忽感觉到两团火顶住我的背部,一句「可以开始

了吗?」徐徐的钻近我的耳际,感到通体的翅麻……


  我回头一看,FISCHER和LISA已卸下了装备,只穿着三点式的衣服,顶着我

的就是FISCHER。我拉着FISCHER的手圈着我的胸,我轻轻的摆动着,闭着眼睛享

受着那两团火的磨蹭。


  忽然感觉到下体一阵冷飕,但瞬即被一个软软湿润的唇包围住。


  「M……M……VERY GOOD……GOOD BABY……」我说。


  我在LISA的包围下,小雨尘逐渐的甦醒,昂首阔步起来。腰部随着LISA的转

动,不禁的伴着节奏轻轻的挺动。


  FISCHER不知不觉中也卸除了我的装备,双手在我的胸膛上轻抚着,我半仰

着头,拉着FISCHER热吻了起来……


  随着热吻及下半身的温柔,三人的呼吸逐渐狂乱起来,一同倒在软软的大床

上,呈现了3角型的特殊现象。


  LISA仍在不停的帮我吞吐中,好似在吃巧克力棒一般,不停的舔、轻轻的咬

……又不捨得一下子把他吃完。时而轻搔我的大腿内侧、腹部时而将我的子孙袋

含进口中,用舌头不停的拨弄着;时而将舌尖伸进我的菊花蕾中不停的搅动,令

我一次又一次的颤慄、一次一次的颤抖,忍不住的抓着LISA的头,将自己的全部

埋进她的喉咙里。


  我心里也讚歎着,也唯有外国女子才能将我的全根含入。


  在享受之馀,亦不让FISCHER置身事外,将舌头与她的舌头搅拌一起,不停

的吸吮双方吐出的蜜汁。双手亦不闲着,不停的揉弄FISCHER那34D的双乳,

手指头轻快的挑弄她的乳头。


  她不住的轻吟,脸色渐泛红潮,我慢慢的将攻击目标移至她那美妙且神秘的

方寸之地,轻柔的抚摸着,不断对着珍珠吐着热气,就如夏日的晚风,徐徐的吹

着……


  第一次看见异国女子的私秘,令我感到好奇且兴奋,尤其斗大的珍珠,完全

硬挺起来更为少见,忍不住的俯下身去亲了一口、又亲了一口,最后全部含住,

用我那灵活的蜥蜴舌,不停的舔舐着……


  此时的溪水已暴涨,闸门已禁不住溪水的冲击而溃堤,潺潺的流水不断的流

出。我想用手指头去堵住她,在里面不停的翻转、寻找……却已堵不住溃堤的山

洪,只好用嘴去承接,一口又一口的吃着、吮着……


  FISCHER已禁不住体内魔鬼的侵袭,狂忽呐喊起来,从她的眼神中看到撒旦

已征服了她。FISCHER不愿让LISA置身事外,也将她的头埋入LISA的下体,狂乱

的舔着、撕咬着……


  LISA被这突如其来的爱抚搞得兴奋不已,无奈口中仍含着巨物,只能做无声

的呐喊︰「呜……呜……呜……M……呜……M………」


  床单已 乱成一片,也湿了一大摊,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蜜汁。不知是冷气

不够强,或者是体内的温度不断的上升,空气中充满着淫秽的气味。


  此时的我再也忍不住,推开了LISA,将FISCHER的双腿扛在肩上,举起了胯

下巨物一没而入,大力的坦伐着……


  此时的FISCHER亦不遑多让的用力的配合着,FISCHER虽已是汪洋一片,但蜜

洞内仍属窄紧,将小雨尘紧密的包围着,不留一丝空隙。只见洞口的两扇门随着

小雨尘的进出,不停的翻进翻出……不时的遗漏出白色的溪水。


  经过了3分钟的长驱直入,FISCHER亦逐渐进入高潮,双手不停的揉弄自己

的双乳,口中狂喊着︰「OH……BABY……YES……FUCK……FUCK……ME!OH……

OH……」


  随着FISCHER的呐喊声,我逐渐的加快了速度,施展出短打棍法,以100/MI

N的速度,快速的向前钻去,探索着无底的深渊,试图寻找那情欲的尽头。


  此时的FISCHER已进入失神的阶段,双手紧抓着被单,我眼前的FISCHER脸色

已涨红,只见一对巨乳随着剧烈的进出而不停的晃动着……


  此时见机不可失,有机会可报澳门被葡国人佔领这麽多年之仇,随即用上了

我惯用的绝学°°降龙18转。


  (降龙18转的姿势在此作一解说,以免各位看官看不懂︰


  1.先将胯下巨物插入女方下体;2.将女方双腿放下合併伸直;3.男方

将双腿跨坐女方腰间;4.上半身下伏紧抱女方亦可如观音坐莲之姿势;5.将

胯下巨物紧插入女方下体,使双方耻毛紧密的密合;6.快速的转动着腰部,时

而正转、时而逆转、时而抽插;7.因耻毛紧贴着女方的珍珠,快速的旋转可使

女方产生强烈的刺激,因此亦获得高潮;8.此招男方最为省力,又可以每一寸

肌肤紧密贴合在一起,可共同达到至高的乐趣;9.此招是有一广告口诀,年3

0以上的大大应都还记得︰「都都……磨来磨去……都都……磨来磨去……磨来

磨去香豆奶。」)


  转回正题︰


  FISCHER在我降龙18转的绝学下力撑了3分钟,终于达到了高潮,一泻如

注。小腹及双腿不停的轻颤着,紧紧着搂着我,不肯让我多动一下。


  此时忽觉背后有两颗火球贴了上来,紧贴着我的背部,轻轻的晃动着,不时

的对着我耳鬓厮磨吹气。


  此时的我顿时成了夹心饼乾,真是通体舒畅!


  如此姿势约休息了3分钟,我元气稍复,就又开始对着LISA不安分起来。一

起身,从FISCHER蜜洞里拔出枪杆,只见白色的溪水在无遮拦状况挥洒而下……

真是一幕奇景!


  我拉起了LISA靠在化妆台上,从她背后准备施展出老汉推车。LISA亦很配合

的弯下腰,双手扶着化妆台,臀部轻轻的晃动着。只见LISA的洞口盈满了水珠,

想必我刚刚奋战时她已忍不住在自我排解了吧!


  LISA用媚惑的眼神不停的挑逗着我,不时的将自己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着。

此时的我再也受不了,一蹲身、一挺腰,就将小雨尘没入他的体内,用最原始的

动作前仰后伏……LISA也不甘示弱的向后挺动。


  或许是她刚已观战许久,非常渴望进入,我的进入正好满足了她的空虚,她

强烈的迎合着,口中不停的狂喊……


  我扭头看着镜中的她,披头散髮,不停的摆动……摆动……一波又一波的攻

击试图将我吞没。我眼中的她,就如同丹尼斯所说的乳波臀浪……喔,真是棒!


  我经过数十分钟的大战,此时再也经不住她如此晕眩媚惑的攻击,低吼了一

声,将子孙袋里的千万军马派出去填满了LISA那空虚的蜜壶里。紧紧的、紧紧的

抱着LISA,享受着一阵又一阵的悸动……


###################################


  我紧抱着LISA走向窗口,此时的天色已黑,再也看不到海洋,只看到灯火通

明的葡京,虽热闹,却有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我搂着LISA,双手在她胸前轻轻的摇动着,下体还是不安分的磨蹭着她的臀

部。一个美丽动人的躯体在我的怀中,小雨尘又开始逐渐的不安分起来。


  「你是哪里人?」LISA问。


  「我是台湾人。」我说。


  「很少见台湾人长得如此斯文,弟弟又是这麽大的。」LISA说。


  「那是你少见多怪吧!你是因为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嘛。」我笑笑的说。


  两人相互注视了一下,大笑了起来。


  此时从浴室传来放水声,原来是FISCHER已恢复了元气,跑去放水了。


  我用生硬的英文夹杂着中文与LISA及FISCHER交谈着,三人有说有笑,不过

那不是重点,在此不多言。


  许久,水已放满,我左拥右抱的与她两人进了浴室。此浴室中的浴缸就如御

用寝宫的按摩浴缸一样大、一样舒适,看来又可大战一场了。


  在浴池外,三人全身涂满了肥皂,FISCHER和LISA一前一后夹着我,不时的

用双乳及大腿前后的蠕动,洗净我身上刚大战完后遗留的汗水。


  FISCHER不时的用她那34D的豪乳夹着小雨尘套动,头儿跳皮的在她口中

进出……我此时才真实的第一次享受到乳交的快感。


  或许是柔细的泡沫及豪乳的摩擦让小雨尘更加剑拔弩张,心跳不断的加快。

LISA在我背后俏皮的玩弄我的小屁屁,时而又像玩弹珠般的玩弄我的子孙袋。一

双36C的椒乳忽上忽下的厮磨我的背后,令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真是人间一

大享受!


  许久,终于完成了这永远洗不净的泰国式3人浴,我在水池中洒下了玫瑰花

瓣,将牛乳倒进了急速旋转的漩涡。浴室中充满了蒸气,及玫瑰、牛乳的香味,

以及最令人亢奋的女人香。


  三人同时坐进了按摩浴缸,享受片刻的水疗。


  突然感到下体一阵的温热,原来是FISCHER藏入水中,利用水力在帮小雨尘

服务。小雨尘感到忽紧忽鬆、忽紧忽鬆……就如真空挤压器一般的感觉,不觉口

中发出了低吟。心想,今天花这个钱是值得的,生平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

妙的感觉。


  我亦不让LISA在一旁闲置,侧手搂着她,伸出了火龙舌不断的与她热吻,她

也热切的回应着。右手藏进了水底,向她最深处进攻,利用着漩涡的助力,拇指

按住了珍珠、食指伸进了方寸之地,快速的转动与进出。


  随着一根手指、二根、三根……LISA已疯狂起来,大声的呻吟。


  哇,真是淫秽!


  或许是蒸气闷热,此时三人情欲高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一把抓起了

LISA,使劲的往小雨尘坐了下去。LISA就像如鱼得水般疯狂的扭动了起来,顺着

浴缸的水流,不停的转动……


  此时的我,感到水流陪同着小雨尘一进一出,注入LISA的最深处,我也首次

感觉到活塞运动的真正物理原理。


  为了报答FISCHER在水中辛苦的替我服务,令其双腿跨在我肩上,我埋首于

她的下身,使出了独龙钻,快速的钻动着……FISCHER受不了我的攻击,紧夹住

我的头,令我差点窒息。


  随着LISA的扭动,越来越强、越来越快……游戏似乎达到了最高潮。


  我一把将FISCHER抱起,朝睡房走去,边走边做、边走边晃动,FISCHER大声

的呻吟着。


  走进了房间,把FISCHER放在长沙发上,双腿扛在肩上,奋力的冲杀。我已

不去想用任何技巧,只想解放出每一滴的精力。


  我快速且重力的驰聘……忽然感觉到达了终点,一块软肉包围着小雨尘,心

底一阵爽快,关卡一鬆,千亿的蝌蚪疯拥而出……一股如电击般的感觉,从脚底

麻上头顶、又转入地下。


  终于完成了3P大业,此时3人一同软倒在床,静静着望着天花板。魂神已

随兵马俑飞去,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才回过了神,3人再次的进入浴室清洗。


  此时的我再无任何欲念,游戏在玩笑聊天中结束。


  我亦背起了我的行囊,踏上了返乡的归途。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