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外遇后被她老公知道后

淫色人妻 2019-07-19 16:39:21网络整理

信件内容如下:

我姓李,今年四十三岁,在美居留有十七年,来美前一个月结婚,现为工程师,当中班,下午三点至十二点。

我老婆亚玲今年四十岁,珠圆玉润,书礼传家,父为中文教授,我老婆虽已四十,皮肤白晰,因不能生育,身段保持得还好,亦颇具姿色,在家主持家务,温柔淑德,正如一般贤妻形格。

但最近两个月来,发现她行动有异,衣着新潮,神神秘秘。

我有时夜间偶然打电话回家时,发现并没有人接听,后来明查暗访,我发现她居然有了越轨行为,情夫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越南华人,其貌不扬,于是我便? brvbar;问她。

她要我先原谅她才肯把实情相告,我表示祇要她实说,不再继续,就既往不究,但她还是羞于启齿。

于是我和她上了床、关了灯,在我苦苦追问之下,我老婆亦从实招来,告诉我那情夫叫亚强,在一间餐馆当侍应,人人称他为强哥。

以下是就是我老婆的自述︰

两个月前的一日,我约了要好的姐妹亚美去餐馆吃饭,她临时有事没来到,亚强见我独自一人,便上来勾搭。

我初初对他并没有好感,但当他用凝视又带有情感的眼神望着我时,我发觉我被他吸引,不由得偷偷去看他,同时心里也居然有性需要。

真是冤孽了,跟着不知怎样地,我便胡里糊涂地给了他我的电话号码。

两天后,他打电话给我,初初说些客气话,跟着便藉词挑引,言词中亦带有淫意,令我听了心情蕩漾,有极度需要男人慰寂的感觉,于是迷迷濛濛地按照他所给的地址,一个人去了他的住处。

他住的是单身公寓,当时他的门并没有上锁,我推门而入,见他就坐在床边,他上身赤裸,下身祇穿一条底裤。

我顿时面上一热,他叫我顺手关门。

我关好门后,他便站起身来,走近我的身边,我癡癡地望到他隔着内裤被巨大阳具撑起之处,不觉口乾舌燥、心跳加剧。

接着,他隔着衣服抚摸我,慢慢脱我的衣服,她脱下我的上衣,我紧张地摀住我的胸部,他脱下我的内裤,我又不得不放弃上面掩住下面。

我被他脱精光,当时觉得满面发烫,直觉上很想立即和他性交,但心中亦难免非常羞耻,因为是第一次对着老公以外的男子赤身露体。

这时亚强也已脱下内裤,右手将我抱住,左手摸住我的右乳房,而下面用巨大的阳具贴住我下体。

当时我的淫念愈升愈高,终于冲昏了理智,祇希望他尽快将阳具插入,尽快将我淫辱,才可以消去我慾火,但他祇是眼定定地望着我,左手慢慢爱抚我的肥奶,而我忍不住想用手握着他的肉棒。
作者: 218.19.198.* 2004-2-10 10:36   回複此发言

38 回複:我该不该参加性派对
亚强却把我推开,要我含着玩,我从来都没有试过口交,不禁踌躇不前。

犹豫间,他一手搓在我阴唇,把我的阴户一捞,我当时祇觉双脚一软,就跪在他面前,他便将他肉棒放入我口中,教我又含又舐,并教我如何舐吸睪丸。

玩一会儿后,他把我放在床上,再慢慢抚弄我丰腴的乳房。

当他摸到我下体时,他说︰“你的阴毛又多又密,真是天生大食女人,相信你老公一定餵你不饱。其实,我一眼见到你,我就知我一定可以脱掉你的内裤,而我表弟亚文也说,你既美艳又庄重,又说如果和你玩一次,短几年命都肯的。”

当时我听得羞惭难禁、无地自容,也被他的好话赞美听得飘飘然,而且我下面的大小阴唇也被他抚弄到又骚又痒。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将两腿分开,低声说道︰“强哥……你……给我﹗”

亚强严肃地说道︰“你那幺斯文,怎幺能玩得痛快,应该说:强哥,你干我,大力地干我吧﹗”

当时我很羞惭,但还是照讲了,不停地求他说︰“强哥,干我吧﹗”

于是,他将肉棒插进我下体,跟着拼命地狠抽猛插,而我亦扭动臀部,阴穴一张一合夹吮着他的肉棒,兴奋忘形地呻吟呼叫,高潮一浪又接一浪。

大约二十分钟后,亚强那又浓又稠、强而有力的滚热阳精猛地直射入我子宫时,那种美妙感和舒服,使我真正地尝到男人的滋昧。

一星期后,亚强又打电话给我了,我当时心中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既很回味他给我的快乐,但又觉得被玩弄、羞辱,愧对老公。

想了又想,终于禁不住他在电话里细语情挑,春心蕩漾之下,又去了他处,到达后才知他表弟亚文亦在场。

亚文在餐馆收拾碗碟,才十六岁,亚强见到我后,随即叫我脱光身上的衣服。

我目瞪口呆地站着,不愿在阿文面前脱衣服,但亚强大声喝我,他说我如果不脱,就即刻离开,以后不要再来﹗

当时亚文走过来做好人,他一边和亚强讲情、一边动手替我脱衣服,那时我心里祇顾委曲,就任由他解开我的衣钮,敞开上衣。

我并没有戴胸围,他一手就握住我的胸部的肉,还用手指在我的奶头轻捏慢撚。

我即时面红耳热,周身骚痒,一下子就想到性交那回事,但又见到有点儿难堪,因为我和他在年龄方面,就好像两母子一样。

当时亚强又开口说︰“亚文好想弄干你,他虽然年纪还小,但他那条?brvbar;西一点都不小,你先和他试试吧﹗”

我当时亦已情动,更不想作拒抗,把心一横,反而自己脱个清光,任由那小子在搓摸挑撚,更敞开两腿,将他抱入怀中。

当时,我觉得祇要是男人的话,谁都可以同我交媾了,但亚文仍然祇是保持着轻撩慢撚,没有对我进一步行动。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