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对面淫妇大胆玩

淫色人妻 2019-07-22 04:13:02网络整理

我曾听人家说妇女怀孕后哺乳,婴儿吸吮乳头的时候,会引起子宫收缩,因而性欲的快感会升高,所以若没有做避孕的措施,常常是一胎接一胎地连着生育,就因为产后坐完月子,一则从怀孕七个月起,怕压坏胎儿而不能行房,又因产后月经再次出现,黄体素激增的缘故,加上性欲冲动,很容易再度蓝田种玉,怀了另一胎。

我想到这里,一时色心大起,知道锦华姐的丈夫被征召去外地训练十天,又才刚刚满月,小穴已有四、五个月没有吃饱过了,想必饥荒空虚得很,何不试探看看她的反应如何?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肏到这位娇柔媚丽的新科妈妈呢!想到就做,于是把脚踏车放好,假装有事去探望她,直接就闯了进去。

一进门,锦华姐看到是我,害羞地拉了拉衣襟,好遮掩那对浑圆的乳峰,可是这时乳房被奶汁胀得特别肥满,不容易塞进去,经过这一挤压,奶水顺着乳头向下滴着,浸湿了胸前的薄薄轻衫。

她的小女儿大概尚未吸饱,再度‘嘤!嘤!’地哭了起来,锦华姐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好又掀开领口的衣襟,用手轻轻地揉了揉乳头,托着一只乳房,把个鲜红的乳头塞在小女婴的口里,环抱着小女孩的身体,俏脸上焕发着母性慈爱的光辉。

我坐在一旁,双眼直盯着她喂奶的那只乳房看,产后的锦华姐,经过一个月的补养休息,看来特别的丰润娇媚,皮肤光泽细腻,吹弹欲破,此时她粉面生春,秋波含情,一对酒涡若隐若现,更是风情万千。

锦华姐可能被婴儿吸得酥麻难耐,不有意还是无意地伸手进她胸衣里,托出另一个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媚眼羞答答地偷偷瞟着我。我很能把握时机,再不迟疑地挨进了她身边,轻轻握住锦华姐那白皙细嫩的玉手,鼓起勇气地道:‘锦华姐姐……你真美啊!’她娇柔深情地望着我,给了我一个含羞的微笑。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玉手送到我的嘴边轻吻着,从手心开始,然后是手背、手肘、一路用舌尖舔着,锦华姐酥痒颤抖着低呼道‘啊……痒……痒死了……’我吻到她耳际,腻腻地在她耳边轻语道:‘锦华姐姐,你知不知道,你有一种灵性之美,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深深地爱上了你……’轻声细语像在对她催眠一般,锦华姐这段日子以来,由于生了个女儿不得丈夫的欢心,无形中冷落了她,而且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享受到性爱的滋润,一颗芳心正是寂寞的时候,我就这样趁虚而入了。我接着又说:‘你的美是脱俗飘逸的……啊!真使人恋。’

锦华姐道:‘嗯!我才不相信哪!你只是在哄我开心的。’

娇柔的语声,轻轻地掠过我的耳际,我更是心痒难耐。我忙辩解地道:‘不,锦华姐姐,我绝对是真心的,你真美丽呀!美得令我心动。’说着,伸手去揽着她的纤腰,又用嘴儿去轻咬着她的耳朵,锦华姐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我的柔情弄得迷失了。我的手也摸揉着她另一只没被吸吮着的乳房,开始轻轻地揉着,她在意乱情迷之中,一点儿也不挣扎,也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

这时乳汁又因为我的抚弄而流了出来,浸湿了我的手背,我埋头卷伏在她胸前,锦华姐像个小母亲般地把她鲜红的乳头塞入了我口里,素手也环过我的肩头,抚着我的头发,让我用手捧着她饱满的乳峰,和她小女儿一起吸吮着她的两只乳房。

我贪婪地吸着,一股琼浆注入嘴里,暖暖的、腥腥的、甜甜的、咕噜噜地吸了一大口,还用手压搾着她的乳房,好让它流出更多的乳汁。锦华姐娇声地哼道:‘好了……龙弟……不要吸了……你吸完了……我的女儿等下……肚子饿就……没得吸了……’我见她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好像在等待着什幺似的,大概已经逗出她的性欲了,捧着乳房的手放开,顺势沿着奶子的底部往下探索,呀!好滑,奶水滴在她肚脐眼上,白嫩的肌肤更是油滑无比,锦华姐呼吸急促,胸膛不停上下起伏着,小女儿一声不响地吸着奶,无视于我对她妈妈的抚弄轻薄。我再撩起锦华姐的裙底,伸手往她大腿根部一摸,哇塞!一条小小的丝质三角裤整个都湿透了。

锦华姐羞红着脸道:‘龙弟!……你……你好坏呀……’我心中暗自得意着,手指头顺着她滑润的淫水,缓缓地滑进了那两片阴唇之中轻轻地拨弄着。产后的阴户收缩得更狭小,而又久不经插干,就像刚开苞不久的处女一般,紧窄无比。

锦华姐整个人都软了,被她高涨的欲火、我的甜言蜜语、和挑情的手段给熔化了。这时她小女儿吸饱了,甜甜地睡着了,这个小生命尚不知道我将和她妈妈展开一场床上大战呢!我把手往锦华姐的蛮腰一托,左手绕过她小穴下方勾住她的屁股一提,将她们母女举起来,向卧房走去,进了室内把她们俩放在床边,轻轻抱着小女婴放在婴儿车中让她安睡,转身再轻轻搂着锦华姐吻着。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