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老公与外遇人妻

淫色人妻 2019-07-22 04:14:04网络整理

「社长,今天下午我可以先走吗?」

「斋籐小姐有什幺急事吗?」

「嗯,身体觉得好像有点发烧……」

「真可惜呀,你今年还是全勤呢……」

「社长,抱歉了……」

「没关係……身体不舒服是大事……」

斋籐惠美子是五年前来到这家电镀工厂上班的。五年来她每天从工业区附近的国民住宅来工厂上班,一次也没有请假过。负责金属抛光作业的她每天都要接触大量溶剂,长期接触有毒化学物质伤害了她的身体,而今天已经难受到连上班坐着都有困难了。路上惠美子到附近商店街药房买了点感冒药,就急急忙忙回家里前进。她家是连续十栋并排国民住宅社区入口处第一栋的一楼,惠美子打开门锁,狭窄的玄关中丈夫的皮靴旁排着一双陌生的女鞋。「啊……啊……啊……咿……咿……咿……」

「嗯……嗯……嗯……」

惠美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上个月惠美子的先生被公司解雇了,今天一大早他就出门说要去找工作。老公说了中午之后就会回来,但是现在从自己家中,明显地传出了男女交欢呜咽的叫床声。惠美子小心地关上门,不发出一点声音,惦着脚小心地往传出女人喘息声的房间走去。「啊……好舒服……太爽了……亲爱的……」

「啊啊……再进去一点……快……好大……」

经过厨房就是四个半塌塌米大的和室,惠美子小心翼翼地拉开纸门。打理得非常整齐的和室中,长髮全裸女人的背影跳入她的眼帘。女人坐在盘着双腿的老公身上大声喘气,汗湿的长髮不断在空中乱舞着,从惠美子的角度看不见老公深埋在女人胸前的脸。外面是冷得半死的严冬季节,但汗水的热气却从房间里两个人拥抱的身体上不断地冒出。「啊啊啊……快点……再快点……」

「我……我也……要出来了……」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

「嗯……嗯……」

男人在射精前把阳具从女人淫靡的裂缝中抽出,沾满女人爱液的阴茎雄伟地矗立在身前,一下子便塞入女人的小口中。「吞下去……全部给我吞下去!」

「嗯……嗯……」

(……老公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过……)男人仰起脖子,享受射精后女人用小嘴清理龟头的快感。惠美子注视着老公充满快感的脸,眼泪不知不觉噗噗地流了下来…… (……怎幺……怎幺会这样子……)惠美子20岁那年不顾家里的反对与老公大辅结婚。小夫妻受尽人情冷暖,拚命赚钱为的就是能早日买下属于两人的房子。再怎幺苦惠美子也能忍受,只要两人相依为命就是幸福,但她却没想到薄倖的男人全盘否定了她对婚姻的期盼。惠美子擦了擦眼泪,咬着牙扯开了拉门。「啊!」

大辅惊讶地合不拢嘴,全身僵硬地站着,眼睛像是快掉出来一样。「啊!」

惠美子快要出血的眼睛瞪着全裸的女人看,狼狈不堪急忙想要爬到丈夫身后的,居然是这些年来唯一同情自己的表姐倮子…… 「为什幺?为什幺你们要这样对我?」

惠美子凄声叫着。「不……惠美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大辅大声喊着。「对不起……惠美子……对不起……」

惠子哭着拚命磕头。惠美子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飘满两人淫臭的四塌塌米半房间在眼中不断崩落。「为什幺……为什幺……」

「惠美子,别这样!」

回神过来的大辅跳着穿起内裤,挣扎地靠近想要拉住惠美子。眼看最亲密的倮子裸着身子在自己卧房中,强烈被背叛感让惠美子陷入悲伤深渊。「不要碰我!」

惠美子狠狠地打落大辅扶上自己肩头的手。「有话好说啦……别这样……」

「……」

惠美子丢下老公与惠子,无言地转身跑出屋去。************「社长!斋籐小姐她!」

「斋籐小姐?她下午请假呀!」

「不是!社长,斋籐小姐她昏倒了!」

「啊?」

狂奔而出的倮美子下意识地朝公司跑去。发着烧的身体哪经得起这样折腾,身心俱疲的她在推开工厂大门的瞬间就垮了下来。「斋籐小姐的身体好烫,快,快扶她到我的房间去!」

「没关係,我还能自己走……」

惠美子虚弱地说。「怎幺啦?你不是说要回家休息吗?」

「哇呜呜呜呜……」

惠美子突然像孩子般大哭起来,强烈的悲鸣让工厂中所有人都放下工作望向她。再也忍不住的女人彻底崩溃了。孝司社长不明白她为何哭得这幺伤心,连忙扶着肩膀、撑着倮美子无力的身躯往工厂休息室移动。「来,躺好,好好休息一下!」

孝司取来棉被替惠美子盖上,「躺好……」

午休时间已经过了,但工人们都焦急地围在门口。「大家先回去工作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孝司驱走围观的人群,到医务室取来冰枕让惠美子枕上。女人慢慢恢复平静不再哭泣。「发生了什幺事,惠美子?」

「社长……对不起……」

Copyright © 欲望之都小说网 版权所有